零点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驱鬼三人行 > 第七节 超渡

第七节 超渡

第七节 超渡 (第1/2页)
  
  “哎,你们两个,有话不能好好说吗?”胡言急得跳了起来。
  
  那唐初一就像发了疯似的抓住绝缘一通乱揍,绝缘先还躲着他,躲了几次见唐初一没有放过他的意思,也老实不客气的出了杀招。
  
  这两人像是缠斗的恶鬼,相互厮杀啃咬,胡言劝架,夹在两人中间,那两人一左一右赏了他一拳头,将他的脸给揍胖了。
  
  “别打了。”
  
  胡言再次挤到两人中间,“咚”“咚”一左一右再次挨了两人一拳,胖脸变成了黑脸,胡言的两眼直冒星星,“咕咚”他一头栽倒了。打得欢腾的两人只管打他们的,并不去看胡言,胡言从地上爬了起来。
  
  薛小容走到他旁边,小声地跟他说道:“廖神医的意识快要散掉了。”
  
  她的声音虽小,正在打架的唐初一听在了耳朵里,他停了下来,他停下来时绝缘却没刹住脚,一拳头正好揍在唐初一的俊脸上。
  
  难得唐初一并没发飙,他抓住薛小容的手问她:“他在哪?”
  
  薛小容的心一动,他,他,他抓住自己的手了,她紧张得半天说不出话来。直到唐初一拼命地摇晃她:“在哪?”
  
  “在,在那。”薛小容说道。
  
  “哪?”
  
  薛小容看向唐初一抓着的自己的手,唐初一忙松开了,薛小容手指点向虚空中的某处,唐初一看向他手指向的方向。
  
  什么也没有,他什么也看不到,他将目光看向胡言,胡言会意,从布袋子中掏出一张现形符。
  
  那张符咒飞向薛小容手指之处。
  
  她手指向的地方现出一个线形的影子,影子太淡了,依稀能分辨出是廖神医。唐初一仰头看着那个淡淡的影子,他突然开口问胡言:“为什么他不能说话?”
  
  那只是一缕意识,胡言看向薛小容,她能从他手里夺药,也就是能听见那缕意识要表达的意思,唐初一只看了一眼胡言的眼神,秒懂他心中所想,他再次抓住薛小容的双手:“跟他说,不要走。”
  
  绝缘多了一句嘴:“还不让人家走,你已经害得他够惨了,还要继续吊着他那缕意识到什么时候?”
  
  原来,薛小容能够听到那缕意识要表达的内容,而他,却能看到廖神医所经历的痛楚。胡言听到绝缘多嘴,不免紧张,他们两个,一言不合就得打成斗鸡眼,没有一言不合时是各自不相往来,谁都摊开手,不参与对方参与的任何话题。
  
  趁着这时唐初一的重心还没转移到与绝缘斗殴时,他赶紧问绝缘:“有办法没有?”
  
  绝缘摸着大光头说道:“超渡。”
  
  唐初一一个飞踢直踢向绝缘的胸口,不用说了,两人又打了起来,胡言问薛小容:“那个,廖神医是不是有什么话要对初一说。”
  
  薛小容摇摇头。
  
  “没有?”胡言似有些不甘心,挤眉弄眼地冲薛小容使眼色,薛小容一时没能理解胡言,胡言的眼神又往打斗中的唐初一身上瞟,她终于明白了,忙改口道:“有啊,有啊。”有了半天,也没想出个话来,把个胡言给急得。
  
  实在不行,那还得再冲到中间挨上两拳头。他的眼睛之所以大,有一半的原因竟是被这两人给揍的,从小揍到大,揍着揍着,眼眶揍大了,眼睛也跟着大了。
  
  “嗯!”
  
  薛小容低头一沉思,说道:“是,他说他想下来。”
  
  “嗯,是的,吊着太累了。”
  
  我靠,这什么跟什么啊,还不如不编,好歹也得编点像样的才能蒙住唐初一啊。他扯着嗓子喊道:“唐初一,唐初一,谁是唐初一啊,那缕意识他说他好累啊。”
  
  打着架的唐初一停了下来,脸上又挨了绝缘一拳,他的一张俊脸更肿了,薛小容看得好生心疼。
  
  唐初一走向那缕意识,他问薛小容:“他还说什么了?”
  
  薛小容学着胡言编谎话:“他说,他想你了。”
  
  “还有呢?”
  
  还有。
  
  编一句还成,多编几句简直要命了,她偷偷地看向胡言,胡言一只手搭在比他更高壮的绝缘肩膀上,两个人似乎在商议着什么,只见那和尚环着双手,脑袋摇得拨浪鼓似的,还一脸的不高兴。
  
  “他说,他非常想念你。”薛小容除了这句竟然不会说其它的。
  
  唐初一有些失神,喃喃道:“我也想他。”他这句话将薛小容吓了一大跳,她抬头看了一眼那个快要散掉的虚影,又看了一眼唐初一,她的心情极为复杂。廖神医姓廖,而他姓唐,这两个人是不是有龙阳癖好?
  
  “你问他,我还能不能留住他?”
  
  薛小容可犯难了。
  
  那缕意识都快消失了,自从在廖神医的意识里得到这个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黑莲花她不想洗白了 霍爷宠妻太撩人苏七七霍斯年 混迹在剑修里的灵修 极品全能学生 三寸人间 我的属性修行人生 元尊 沧元图 最强弃少 洪荒,从不做凶兽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