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驱鬼三人行 > 第十一节 隐身

第十一节 隐身

第十一节 隐身 (第1/2页)
  
  “唐大师,你醒了。”最高兴的莫过于薛小容了。
  
  她高兴得简直就想扑到唐初一的怀里,来个撒娇打滚求安慰,可是她不敢,她将和尚坐的那张椅子给唐初一给搬了过来,唐初一避开了。
  
  诶,怎么了?
  
  哦,薛小容恍然,这少爷有洁癖,和尚坐过的椅子他是不会去碰的。永远一身干净飘逸的风拂过都不会沾上一粒灰尘的唐初一。
  
  薛小容忙另外找了一条椅子过来,从衣柜里找了一条新的毛巾,将椅子擦了又擦,这才推到唐初一的面前来,唐初一不说话,薛小容给他倒了一杯茶水,他只瞟了一眼,并没有接。薛小容看了一眼杯子,里面的水是干净的,杯子也是干净的,不是刚才拿给和尚的杯子。她疑惑地看着杯子里面,里面映着她的面容,她在替唐初一准备茶水时梳洗过的,头发也是梳得一丝不苟,到底是哪里不对呢?她将杯子拿在手里,总算看清楚了,杯子的外边有那么一丁点的污渍,可能是洗杯子的时候大意了。
  
  她忙端着杯子走了出去。
  
  出门时与进来的胡言撞了个正着。
  
  “你去哪?”
  
  “给唐大师烧茶。”
  
  胡言将手里的纸包往桌子上一放,凑到唐初一的面前:“初一,好了?”唐初一冷着一张脸:“把臭和尚揪出来。”
  
  胡言当和事佬:“初一,这不好吧,咱们兄弟这么多年了,念在以往的情分上,放他一马吧,其实他也挺可怜的,精魂都差点被吸了去。”
  
  他如此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唐初一却不买账:“我跟你是兄弟,跟他不是。”
  
  胡言一听,还有转机,只要唐初一还把他当成兄弟,那还有得商量。胡言想了想,对他说:“你看这样行不行,我让你打一顿,出出气,这事就这么算了。”
  
  “不可能。”
  
  “那你想怎么样?”
  
  “偿命。”
  
  胡言越发觉得唐初一不可思议,和尚超渡的是廖神医的一缕意识,再说没有和尚那缕意识也还是会消失的,他既帮不上忙,懒得再说,只期望和尚拿着隐身符安份些,别让唐初一给揪出来才好。
  
  这边薛小容已经换了一套全新的茶水进来。
  
  胡言口渴,随手端起一个杯子喝了一大杯,薛小容似乎有些不高兴:“那是为唐大师准备的。”胡言指着她手里端的盘子:“这不还有吗,喝一口茶也这样小气了?”
  
  “不,不是的。”
  
  胡言明白了,唐初一嫌别人用过的东西脏,将杯子往旁边一放,对她说道:“那劳烦你再跑一趟吧。”薛小容有些为难:“不是我不愿意跑,已经没有水可以烧茶了。”
  
  “怎么会呢?我们进来的时候那一汪清泉整个村子里的人用上几百年也不会干涸啊。”
  
  “我没说谎,真没水了。”
  
  “带我去看看。”
  
  薛小容将杯盘放在桌上,领着胡言出了门,往镇中心的那一汪清泉走去,全镇的人都用这一池清泉的泉水,泉水甘甜,做出的食物也清香,泉水养人,因此,美人镇以美女闻名镇内外。薛小容将胡言带了过来,唐初一不声不响地跟在他们身后。
  
  薛小容指着清泉向胡言说道:“你看。”
  
  胡言低头不语,那汪清泉像是被吸干了一般,已经沉到底了,胡言看了看四周的环境,他伸手从布袋子里摸出一张窥探符,借着窥探符想要弄清楚泉水干涸的原因。
  
  一片白雾拦在面前,连他的窥探符也无效了。
  
  “咱们赶紧离开这个地方。”但凡所处的环境出现异象,那便代表有大事发生,如若连对方的底细丝毫不知,那只是无谓的送人头。
  
  “诶!”薛小容深深地看了唐初一一眼,唐初一似乎满腹心事,几乎没有留意薛小容的深情。她跟在胡言身后返回了廖神医的住处。
  
  “咦!”薛小容摇晃着茶壶,那一壶茶水都见底了。
  
  “不会跟过来了吧?”
  
  胡言看了一眼四周,注意到墙角的水滴和包子屑,那显然是正在隐身的和尚肚子饿得撑不住,趁他们离开时将茶水和包点都给吃掉了。
  
  他不想说破。
  
  他能看出来的,想必唐初一也能看出来。
  
  “那,咱们赶紧走吧。”他故意喊得这么大声,和尚应该能听见吧。千万不要在这个时候睡着啊,只要远远地跟在他们身后离开这里就好,到了薛小容家再做另外的打算。
  
  唐初一一屁股坐了下来,淡声道:“不急,带些干粮。”
  
  “哪来的干粮?”
  
  “我哥给我留的。”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龙耀九州江朝 霍爷宠妻太撩人苏七七霍斯年 混迹在剑修里的灵修 极品全能学生 三寸人间 我的属性修行人生 元尊 沧元图 荒古禁区传道百年,狠人来拜 最强弃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