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驱鬼三人行 > 第二十七节 大将(三)

第二十七节 大将(三)

第二十七节 大将(三) (第1/2页)
  
  冰雪人不顾自己的噬热之痛,护在信鸽的身边,信鸽仰头望着父亲越发清晰的脸庞,不知从哪一天起,她总是一个人玩,她拿着一只刚捉到的蚂蚱去跟父亲炫耀:“爸爸,爸爸,你看我捉到了蚂蚱。”
  
  爸爸用不耐烦的口气冲她说道:“自己玩去,爸爸在练功。”
  
  信鸽看得新奇,一个人不停地把冰块往自己身上戳,那是什么功夫?她的喜悦跟爸爸的不悦,让从小敏感的她感觉到爸爸不喜欢她打扰,于是,她总是静静地呆在正在练功的爸爸身边,捡树叶,摘果子,扑蝴蝶,有时候她也会像大人一般感觉到落寞,但究竟什么是落寞,她也说不出来。她不停地歪着头去看那个全神贯注的爸爸,卑微的她也会想着:爸爸,是不是不喜欢她?想着这些,她靠着石头便睡着了,每次,都是大锤子叔叔将她抱起来放到她的卧室里。时间长了,她便不再去找爸爸,习惯地跟大锤子叔叔说话。她的父亲练就了神功,变成了冰雪,她每次靠近他都会冷得牙齿打颤。
  
  这一次是这么多年以来,他们父女靠得最近,待的时间最久的一次。
  
  冰雪人身上的雪都化光了。
  
  “轰”的一声,他倒下了。
  
  僵成冰棍的胡言直挺挺地竖了起来,他的眼睛里布满了血丝,喷着火似的朝雷霆吼道:“还我布袋”“还我布袋”
  
  雷霆乍一见胡言这个鬼样子倒是实实在在地吓了一跳,他跳起来朝阿九喊道:“阿九,阿九,快来。”阿九瞬移到胡言面前,冲胡言大吼一声,这一吼将胡言的脸都吹得变形了,他丝毫不惧,迎着阿九头颅猛地一撞,阿九纹丝不动,胡言的头上鼓了一个大包,他不怕疼一般又照着阿九撞了好几下,将他自己撞得头破血流,他的血也沾在阿九的面上,他念念有词的催着一连串的符咒,符咒都往阿九身上贴,这一招把雷霆看傻了眼,他眼睁睁地看着背在自己身上的布袋不断地涌出符咒来,他想阻止这些符咒飞出去,那些符咒像长了眼睛长了脚一般全都避开他听从胡言的号令。
  
  雷霆有些哭笑不得:“奶奶个熊,什么跟什么呀,这是,白整得老子替你背包。”既然得不到布袋,也就意味着能力不能叠加到他身上,那胡言等人绝不能留,他对胡言下了杀心。
  
  “阿九,一个不留。”
  
  阿九搓着手,随手一甩便是一道电光,那电光噼里叭啦地乱响,炸到胡言脸上,他的脸上登时鲜血直流,炸到身上,身上破得到处都坑洞。和尚和唐初一也被电光炸到,这一炸将两个冻得冰棍的人给炸醒了,和尚乍一看胡言暴走的样子,委实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唐初一出手与阿九肉搏,怎奈他并不是阿九的对手,打了十几回合,一直处于被虐的状态。雷霆看着这副情形,心中很是得意,他拨弄着弯曲如钩子的眉毛,言语里全是轻蔑:“跟我斗,毛都没齐。”
  
  信鸽牵挂唐初一,要上前帮忙,她的弯刀在平日里能以一敌百,在阿九面前,就跟小孩儿玩过家家似的,阿九两只手夹,将信鸽的弯刀给夹住了,夹住之后他随手一扔,给扔出了五里地。信鸽召唤蟒蛇,雷霆一直留意着众人的动向,一见信鸽唤来蟒蛇,他也不示弱,唤来了更多更大的蟒蛇与信鸽召唤过来的蟒蛇对抗。
  
  人跟人一个战场,蛇跟蛇一个战场。
  
  场面越发血腥。
  
  阿九能力虽强,毕竟只有一人,胡言,唐初一,信鸽车轮战般的打斗他还能轻松自在的应付自如,紧接着,大锤子加入了帮战,信鸽的老爹,那老不死的全身的雪都化光了,还垂死挣扎地要掺一脚,他双拳难敌四手,一连退了好几步。
  
  雷霆面不改色,他心中有主意,吹着哨音唤来了另一位大将,一位与他交情颇深的大将,陆长刀的眼里雷霆是个两面三刀惯会迎高踩低,巴结奉承的人。但不得不说的是,在陆长刀眼里十分不堪的人,他的人脉却比陆长刀结实,不仅三教九流的人物都结识,一名对他忠心不二、已故的蓝仇,还有两位跟他交情深厚的大将,正在战斗中的阿九,还有一位年纪比冰雪人还大的方不语。
  
  方不语是他的底牌。
  
  之所以一开始不将所有的战力拿出来,他就想看看阿九的实力能不能击败这些人,现在看来,他的计谋策划是对的,阿九能将他们伤成那样,已经很不错了。
  
  他不亲自动手,就借阿九和方不语的手将他们送上西天,为蓝仇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黑莲花她不想洗白了 霍爷宠妻太撩人苏七七霍斯年 混迹在剑修里的灵修 极品全能学生 三寸人间 我的属性修行人生 元尊 沧元图 最强弃少 洪荒,从不做凶兽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