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驱鬼三人行 > 第七节 厉鬼(二)

第七节 厉鬼(二)

第七节 厉鬼(二) (第1/2页)
  
  在他十岁那年,有一次他随师父下山,在一个村子里歇脚的时候,村子里一个胖胖的大婶请师父给她的儿子看相。
  
  师父为了验证他的技艺,让他先看了一遍。
  
  胖大婶报了儿子的生辰八字,胡言一测算,那孩子命中的时辰带着一把将军箭,在六岁时有一个小小的劫难,过了那个劫难,将行大运,事事如意,在二十岁还能一举登科。他将这些写与师父,师父看过之后连连点头。
  
  照着胡言写的便签一一解说给胖大婶听,胖大婶听了很高兴,给的报酬也不低,但是走出村子之后,师父的眉头锁了起来。
  
  胡言亦疑惑地看着师父看的方向。
  
  师父看了良久,连连摇头。
  
  “师父,有什么问题吗?”
  
  “那家的孩子没有问题,他的母亲,哎,冤孽。”师父说完之后依旧不停地摇头。他一向都听师父的,见师父没有回头,他也没有回头,回到家中以后,他突然发起高烧来,师父守着他守了五天四夜,生生的熬出了两个大黑眼圈。
  
  他揉着眼睛看着师傅都是重影。
  
  “师父。”
  
  师父见他醒来,很高兴,给他熬了他最爱的粥,一口一口的喂给他,他一睁眼,看到一个穿着黑衣的女人站在师父的身后,他睁着眼睛看着那黑衣女人,推开师父喂的粥嚷道:“师父,她。”师父回头,什么也没看见,他摸着胡言的额头,又摸摸自己的,自语道:“不烧啊,可能病得久了,人还不够清醒,我明儿再给你找个医生看看。”
  
  “师父,我刚才看见一个大姐。”胡言依旧要将这个事情交待清楚。
  
  “行了,行了,你好好休息,等你病好了,这些东西就看不见了。”师父让胡言躺在床上,他一躺在床上,竟然看到那个女人爬到了他的蚊帐上,俯视着他,冲他直笑。
  
  她的发垂到了他的嘴里,把他的整个嘴都给塞住了,让他说不出话来,他在心里急得直喊师傅,外面的风一阵一阵的,吹得门和窗“哗啦啦”的响,他听到柳条儿抽打的声音,还有桃木乱刺的声音,听着听着,他的心平静了下来,这才沉沉睡了过去。
  
  当他再次醒来时,已经是一个星期以后了。
  
  师父给了他这个乾坤袋,让他好生修行。虽然那个念头说不通,刚才唐初一说厉鬼时,他本能地想到了那个黑衣长发女人,头发塞进他嘴里跟他在黑夜中触摸到的触角的感觉是一样的。这是他的乾坤袋,他一直挂在身上,吃饭睡觉都带着,残灵混进来那次他是知道的,只不知道后果如此严重,短短的时间里能够繁衍出如此多的后代来,比老鼠蟑螂还厉害。厉鬼呢,没道理钻进他的袋子他会不知道,最大的可能便是师傅将她给收了,锁在了他的乾坤袋里。
  
  “呜呜”那股吸力又来了。
  
  这次,胡言和唐初一没有停在虚无中,他们随着那股吸力掉了下去,“这种感觉像是被打入了十八层地狱。”胡言咧着嘴。
  
  “你去过?”唐初一也如他一般仍有闲心取笑。
  
  胡言也接得下来:“再世为人之前应该去过的。”
  
  “......”他的话令胡言无法接。
  
  “到底了。”
  
  唐初一会意,一人持符咒,另一人持风水定位网,灌注精魂之力同时罩向那股吸力。
  
  “哇”一声大吼将他们弹了出去,几股戾气往他们身上钻,那戾气扑啦啦搅得他们辨不清方位。胡言盘腿坐定,拿出引爆符,念着咒将引爆符飞了出去,唐初一的眉峰一皱:“臭和尚在她怀里。”
  
  “收。”胡言将引爆符收了回来,呐呐道:“这鬼还真是不同一般,还懂得拿我们的人作人质。”
  
  “我先感应一下和尚是不是还活着。”
  
  “噗”戾气将胡言的感应力给破坏了。
  
  “哇,好厉害。”胡言抖着双手,“什么鬼东西。”戾气缠绕着长出了触角,触角往胡言的手指上钻,胡言的手指一触碰到戾气长出来的触角赶紧缩了回来。
  
  他沉声道:“初一,那些触角是由这些戾气长出来的。”
  
  唐初一应道:“我知道。”
  
  他正在想应对策略,风水阵中某类煞气是可以被戾气相融吸收的,而某些吉星方位却是戾气的克星,东大门一马平川,走南端步步高升,唐初一走的是一套紫微星高悬的吉星步,随着他一整套吉星位走下来,周围的戾气返回到了厉鬼的身上,它们似乎非常惧怕这套“紫微星步法”。
  
  胡言拍着手叫道:“太好了,乘胜追击。”
  
  唐初一用吉星走位的步法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黑莲花她不想洗白了 霍爷宠妻太撩人苏七七霍斯年 混迹在剑修里的灵修 极品全能学生 三寸人间 我的属性修行人生 元尊 沧元图 最强弃少 洪荒,从不做凶兽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