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驱鬼三人行 > 第九节 老巢(一)

第九节 老巢(一)

第九节 老巢(一) (第1/2页)
  
  “走。”
  
  “这里怎么这么多岔路?”胡言明着是跟唐初一说的,唐初一没回答,他又自语道:“前面有亮光了,一直待在黑暗了,就跟瞎了似的。能重见天日,真是太好了。”
  
  “别说话。”
  
  “怎么了?”
  
  “你听。”
  
  有什么在向他们靠近的声音,唐初一伸出一只手:“你的隐身符。”
  
  胡言耸耸肩:“用完了。”
  
  唐初一看了他一眼。
  
  “别这样看我,真的用完了,你实在要用的话,我现在可以画一张,但是时间有点长,你得替我拖住残灵。”
  
  唐初一一闪身转向一条岔路。
  
  “喂,说走就走,也不等我。”
  
  “我等你呀!”一个声音在他身后响起,却是和尚,胡言上下打量着他,他不是被那厉鬼给扔出去了吗?这么快追上来,还敢这么明目张胆,不怕残灵了。
  
  胡言念着咒画符。
  
  和尚冷着脸笑,他朝符咒一挥,一条黑色的线混入符咒当中。
  
  符咒成形之后,胡言拿在手里看了看,他递给和尚:“这个给你,我再给初一画一道,给自己画一道。”
  
  和尚没接,他的头扬得老高:“我不需要。”
  
  “呀,还嫌弃啊,挺牛气的啊你,不要拉倒,遇到麻烦不要哭爹喊娘。”
  
  和尚翻着白眼:“你才哭爹喊娘呢。”
  
  胡言跟他杠了起来:“你自己说的,给我记住了。”他又凝神画起了第二道符咒,和尚冷眼瞅着,又挥了一道黑线混在当中。
  
  他将这张符咒再次递给他:“别嘴硬了,赶紧拿着吧。”
  
  “不要。”
  
  别是让厉鬼给摔坏了脑袋吧,他又将和尚打量了一番,没发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啊,会不会是他精力耗费过多,想太多了。
  
  “赶紧走吧,该追不上他了。”
  
  和尚紧紧跟在胡言的身后,越往里边走,路越窄,走到最后,他们都得弓着身子爬着走了,胡言越看越觉得像是蚁族的穴。
  
  会不会搞错了。
  
  再往前爬,连路都没有了。
  
  “和尚”他回过头来,和尚靠他靠得太近,撞在他的鼻子上,胡言捏着鼻子喘气:“有多少天没刷牙了,臭死了。”
  
  和尚伸出袖子放在鼻子上闻。
  
  没味啊。
  
  “我说的是你的嘴,你闻衣服干嘛,在乾坤袋里衣服的气味是闻不出来的。”说到这里他停下了,是哦,在乾坤袋里闻不到衣服的气味,同样的,也应该闻不到嘴里气味,刚才那股味道是怎么一回事呢?
  
  和尚不开口,伸着手指着顶端。
  
  胡言转过身看着顶端,有一块松动,他小心地凑到那块松动的地方,手指轻轻弹了一下,那块松动掉了下来,里面卧着许多蠕动的白花花的东西。胡言瞪着眼看着这群白花花,这是什么?
  
  和尚终是没憋住,说了两个字:“残灵。”
  
  “你怎么知道?”
  
  胡言终于怀疑起和尚来了,以他那胆小怕事的性格还有弱爆的能力,能在这么短的时间来到他的跟前,还敢跟他说不需要隐身符。
  
  “我是那只鬼。”和尚没有隐瞒。
  
  这是他的乾坤袋,不是外界,想瞒什么也瞒不住,胡言看着和尚:“刚才送我们进来的厉鬼?”
  
  “是。”他的眼神闪着狡猾,那是呆头和尚不曾有的。
  
  “出来。”
  
  和尚却是威胁他道:“难道你们不想将这里的残灵捣毁?”不等胡言开口,他接着又说道,“我可以给你们带路。”
  
  胡言心里明白,他这是在借刀杀人,残灵对他说始终是威胁,可能算盘打的还不止是残灵,当他们三个与残灵斗得两败俱伤的时候,他再来个渔翁得力。
  
  厉鬼的智商和心机都太强了。
  
  “跟我走吧,你们再怎么绕,也只会在这岔路口里打转,进不到核心地带都是枉然。”
  
  “既然你对这里这么熟,干嘛不自己出手?”
  
  废他娘的话,她能出手的话用得着他们,这些残灵专吃他的戾气,而戾气是他最强大的武器,一个鬼的兵器都让对手吃了,还斗个屁。
  
  厉鬼带着胡言折了回来,走到最初停留的地方时,正好看到唐初一,胡言对唐初一使眼色,和尚对唐初一说:“别傻站着,跟我来。”
  
  他敢这样对唐初一说话,真是活得不耐烦了,等等,她现在用的是和尚的肉身,唐初一不会跟鬼算账,最后自然会将这段怪在和尚的头上,他捏着拳头真想将厉鬼从和尚的身体里给打出来。
  
  “快点,这里是他们的卫兵集积地。”和尚抬着一只手指着一个很大的坑洞,他那只抬着的手不自觉地翘着兰花指,胡言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黑莲花她不想洗白了 霍爷宠妻太撩人苏七七霍斯年 混迹在剑修里的灵修 极品全能学生 三寸人间 我的属性修行人生 元尊 沧元图 最强弃少 洪荒,从不做凶兽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