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驱鬼三人行 > 第十节 老巢(二)

第十节 老巢(二)

第十节 老巢(二) (第1/2页)
  
  刚好画了十张符的胡言听到和尚的叫喊跳了起来。
  
  “和尚,你在哪?”
  
  “我被残灵啃住了。”和尚悲苦地叫着,怎么一觉醒来,自己竟然待在残灵的老窝里,这实在叫他胆战心惊又害怕无比。
  
  胡言催着三味真火符一路烧向和尚的方向,却听厉鬼的声音叫嚣道:“一群蠢蛋,谢谢你们给了我自由身。”
  
  “怎么成了男人声音了,他到底是男是女?”
  
  一直平躺着的母残灵开口了:“你们都住手。”她呼了一声,那些叫嚣着的残灵都被定住了,和尚小心地拨开咬着他肩膀的残灵,歪着脑袋将横在他眼前的残灵小心地拨到一边,迅速地走到胡言的面前来。
  
  胡言满脸疑惑。
  
  母残灵开口了:“我是被开特师傅关在这里的一只女鬼。他是混进来的残灵,刚来的时候,百般的讨好我。谁知道对我别有用心,他为了制造出更多的残灵,将我变成了残灵的养分。”
  
  养分么?
  
  真是闻所未闻。
  
  “可是他没想到的是他虽然能够利用我制造残灵,残灵们需要吸食的却是他的戾气,他很怕,圈了块界线将自己锁在那重黑暗了。孩子们需要食物啊,每日都在界线的中间徘徊,但凡能吸到他的一丝戾气,他们就能很快长大。残灵越来越多,需要的戾气也越来越多,他渐渐不耐烦了,对我起了杀心。”
  
  “是他让你们来的吧,即使他不让你们来,我的时日也不多了。”她的眼里闪现出绝望。
  
  也许消逝才是最好解脱。
  
  “那块白色的皮是开特师傅给的,对他有克制作用,同时也是我的守护神。他来了这里出不去,全因那块白色的皮。现在皮毁了,他也自由了。”
  
  胡言和唐初一面面相觑。
  
  似乎,又闯祸了。
  
  胡言和唐初一垂下头。
  
  母残灵安慰他们道:“你们也不必自责,我的养分耗尽了,这块白色的皮跟我唇齿相依,我不在的时候它也会消失不见,你们烧掉它,不过是提早了一点时间。我只求你们能够灭了那个祸害,这样,我消逝也是值得的。”
  
  胡言和唐初一同时点头,和尚凑了个脑袋过来:“还有我,还有我。”
  
  唐初一嫌恶地推开他。
  
  母残灵淡然一笑,她的脸裂成一片片腾空飞散了,那群被定住的残灵活动起来,张着嘴就来吸他们三个的精魂,胡言伸出一只手掌挡在前面:“看在我们跟你们的母亲有些交情的份上,和解。”
  
  众残灵你看我我看你,谁都不肯说话。
  
  突然一只残灵说道:“和解个毛线,她不是我们的母亲。”
  
  “呼”一股阴风卷了进来。
  
  胡言认真一想,是哦,母残灵说她只是这些残灵的养分,他理解成了母亲。完蛋了完蛋了,符咒不够用,残灵数量又太多。
  
  “和尚,初一,你们掩护。”
  
  唐初一,和尚一左一右将胡言护在中间让他专心画符,唐初一用紫微星作诱饵,频撒风水定位符,和尚则合掌念般若金。
  
  随着和尚的经文越念越快,因为消耗,他的脸变得苍白,另一方面唐初一也因为消耗过度,好几张定位符扑了个空。
  
  这时,胡言跳了起来。
  
  唐初一轻轻一扭头,看到是脸上,脖子上布满符文的胡言,嘴里,手里叨着若干符咒,他精神焕发的往残灵群里冲,嘴里叽叽咕咕地念着符咒,那些符咒沾着他的血,但凡被接触到的残灵皆“嗤嗤”的迸出火花,火花扩大时残灵的身体爆裂成碎片。他用瞬移闪速在残灵中间游走,和尚念经念得走火入魔,他的眼里没有残灵,只有他自己,他的唇动得飞快,残灵炸裂之后的鬼魂消逝得更快,终于,他无法控制住自己,在快到嘴唇麻木时,“彭”地一声他倒下了。
  
  胡言杀红了眼,他的背后一股接一股的戾气往上升腾。
  
  躲在上空的厉鬼贪婪得吸食着戾气,这是他吸过的最上乘的戾气,他能感觉到的他的力量壮大了很多。站在外围的唐初一弹了几颗紫微星在戾气的上空。
  
  “呜呜”厉鬼哀嚎起来,他恨恨地想道:被他发现了。
  
  “哼!”
  
  转身欲逃的他被一张网给罩了下来,胡言瞪着血红的眼睛扑到他面前,照着他面上一记狠锤,他身上的符跟他的血相连,锤厉鬼时符咒往厉鬼身上烧,将他的十二头身给烧了出来。十二头身围着胡言转,把胡言给转晕了。
  
  “噗噗噗”每一个鬼魂都在向他喷射毒雾。
  
  “咳咳”胡言被呛得看不清鬼魂的面目。
  
  唐初一抽出紫微剑扔向胡言,胡言接过紫微剑大耍开特的开式捉鬼剑法,鬼魂每挨一剑,短两分,胡言的开式剑法越舞越顺,舞到极致,十二只鬼魂已经矮到只有八十公分了,情急之下,十二只鬼魂再度合体,在十二只鬼魂即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龙耀九州江朝 霍爷宠妻太撩人苏七七霍斯年 混迹在剑修里的灵修 极品全能学生 三寸人间 我的属性修行人生 元尊 沧元图 荒古禁区传道百年,狠人来拜 最强弃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