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穿越之商女悠然 > 第一四一章于发受伤
    在通往各个县城的主干道上,晃晃悠悠的行驶着两辆拉货的马车,那车上面坐着的人,此刻正悠闲的聊着天。

    “唉!今年的天儿啊,可真是多变。这昨天还下着雨呢,今儿个就艳阳高照了。”

    “可不是嘛!不过也幸好晴天了,不然咱们就要顶着雨送货了。”

    “嗯,说的对。”

    “晴天了也不好,这大太阳晒得,能把人给烤熟了……”

    “所以咱们要快一点儿,尽快赶到下一个县咱们也好避避暑气。”

    “对。”

    马车渐渐提了几分速度,朝着前方驶着。在后面的车上坐着一位身穿青衫的青年大叔,他大约三十上下岁,手中拿着一本书正在安静的看着。

    “于管事,要喝水吗?”赶车的车夫把马鞭放下在身旁,取出水壶来问着于发。

    “嗯?”于发从书本中抬起头,“哦,谢谢,不用了。”

    车夫收回水壶,仰头喝了几口,放下时还很豪迈的用衣袖擦了擦嘴角的水迹。

    于发见此微微的笑了笑,问道:“咱们还有多久会到?”

    “不远了,差不多半个时辰就能到了。”车夫放好水壶,继续赶车。

    于发点点头,“嗯。”

    “对了,二管事,听说咱家小姐又要开间铺子是吗?”与于发同程一车的还有另外三名护卫,他们不仅能在运货过程中保护货物的安全,还能像工人一样,装卸货物。

    “嗯,怎么了?”小姐开店这件事他是知道的,毕竟自己闺女儿是大小姐的贴身婢女,小姐的什么动态他多多少少的能了解到一些。

    “嘿嘿嘿,没什么大事儿,就是我亲戚家里有个弟弟,想出来找份待遇不错的活计,这不,我就想帮他打听打听,看看他能不能行?”刚刚询问于发的小伙子,挠了挠后脑勺,憨厚的傻笑着。

    于发温和的笑了笑,对他说:“只要老实,踏实,肯干活,又有上进心的,咱家铺子都招。你过后问问他,要是肯来就到我这里登记一下。”

    “唉,好!”小伙子这回笑的更开心了。

    随着那提问的小伙子打开话头,这辆马车上也开始闲聊了起来。

    “大小姐又要开铺子啊?”

    “是啊,是啊!”

    “不知道这次要开什么铺子?不过,我相信只要是大小姐开的,就一定会生意火爆!”

    “那是当然了。你也不看看是谁开的?”

    “话说,我还从来没见过这么聪明能干的少爷小姐呢!我在南仓县的几户大家里面都帮过工,他们家的那些个少爷小姐就没一个比得上秦大少爷和秦大小姐的,一个个娇生惯养,颐指气使的。”

    “是啊,是啊,我也见过。每次都不把咱们打工的当人看,一不顺眼就拿下人出气……”

    “可不是!”

    “还是在秦家工作好,秦老爷秦夫人待人和善,大少爷和大小姐也是个好脾气的,每次见了都会跟咱们打招呼,而且还特别为咱们这些打工的着想。”

    “嗯对对对。我都想着这个月雇佣契到期了,在续约时,一定要签个长工的,不然这么好的东家,错过了可就没有了。”

    “我也是这么想的。”

    “唉?我也是诶……”

    于发静静地听他们聊着,没有说任何言语;但他面上的笑容,却怎么止都止不住。

    啊,真好!他好像看到以前那个屹立不倒的秦家,又回来了。

    踢嗒踢嗒……马车依旧的行驶着。

    在路过一条左右都是山林的夹道时,意外发生了。

    “驾,驾——”

    “唉唉,小心啊!”

    碰——

    “嘶——”

    “你们是何人?为什么要拦下我们的车?”

    “呵,拦的就是你们。”

    “你们……哎呦~”

    “唉,你们怎么动手打人啊?”

    “……"

    “吁——”因前面的马车停住,后面赶车的车夫也嘞住了马车前行。

    “怎么了?”于发皱起眉朝前看去。

    “管……管事的,有……有打,打劫的……”随着前面马车传来声音的同时,一群黑衣人就已经把两辆马车包围住了。

    他们个个身材魁梧,手中拿着明晃晃的大刀,面上蒙着面,只露出一双双恶狠狠的眼睛,直直的盯着被他们围在里面的两辆马车。

    于发一见此情况,就知道他们这是遇见劫道的了。

    “请问诸位有何事吗?”于发下了马车,稳了稳心神,问道。

    只是问了许久都没有得到任何回答,他才开口道:“如果几位好汉没有要事的话,可否让我们先过去?我们正在赶时间……”

    “废话少说,我们这次就是冲着你们来的,拿命来吧!”其中一个蒙面人恶狠狠的说道,“上!”

    “管事的,小心……”

    乒乒乓乓,一场拼杀就此展开。

    “啪嚓——”

    下人进来汇报之时,晚雪正在给悠然斟茶,在听到汇报的内容之后,慌神儿的打碎了茶盏。

    “你说什么?!”晚雪踉跄着跑过去,抓着前来汇报之人的手臂,颤抖着问道:“你,你说我爹他,他……”

    “呼呼……”来人气喘吁吁的点点头,“于发管事在运货途中被劫匪所伤,现在危在旦夕……”他又把刚刚的话说了一遍。

    晚雪听清后身子软倒在地,晚云急忙忙的搂住她:“晚雪……”

    “备车!喜儿去庄子上通知哥哥。”

    “是,小姐。”

    悠然蹲下身,揽过晚雪在怀中,冷静的说道:“没事的,晚雪,于发叔会没事的!”

    “……小姐。”晚雪仰起头,像抓着救命稻草一样的抓着悠然的手臂,弱弱的问道:“我爹会没事的对不对?”

    悠然肯定的点头,“一定会没事的,你要相信我。”就算有事,她也会让它变成没事!

    “嗯。小姐,呜呜……”晚雪得到了保证,才痛苦出声,直直的扑进悠然怀里。

    “晚雪,别哭了,二叔一定会没事的,你不要担心……”

    悠然静静的抱着晚雪,好给她一个依靠。她才不相信这是什么抢匪干的呢!原因很简单,因为他们运货走的道路是官道,不可能有匪患出没,而且最近也没有听说过哪里有劫匪到了这一地带。她相信,肯定是有人按耐不住寂寞,想要下狠手了!

    哼!真是太小看她秦悠然了,总有一天她会让那些不老实的家伙们,受到惩罚的。

    悠然微微的眯起双眼,眸光中的暗涌肆意浮动。但她手中的动作却很轻柔,一下又一下的轻抚着晚雪的后背……

    一刻钟之后,一辆马车外带几匹好头大马齐齐从秦宅驶出,然后以极快的速度消失在道路的尽头。

    ……

    “大夫,怎么样了?”屋内众人全都紧张的看着正在把脉的郎中。

    床上躺着一个人,他此时双眼紧闭,脸上一片灰白,没有一丝血色;他胸膛*,胸口上缠绕着一层又一层的绷带,即使缠的很厚实,但还是从内洇出了点点血迹。

    “唉!”郎中唉声叹气的摇了摇头,站起身来到一旁的圆桌前,拿起纸笔写字:“他的伤口我已经处理好了,万幸没有伤及内脏。只是……”

    “只是什么?大夫您尽可明说。”秦恣染见他有所迟疑,开口问道。

    “只是,老夫在把脉之时发现他被人下了毒,而这种毒老夫还不曾遇见过!怕是不好解啊……”郎中停下了笔上的动作,拿起写好的单子,递给他们,“这是治疗他外伤的方子,至于那毒……唉!请赎老夫无能为力。”

    郎中说完,朝他们拱了拱手,然后背起药箱就离开了。

    屋内的众人沉默了片刻,接着传出了细细碎碎的哭泣声。紧接着就是晚雪的惊呼:“娘——”

    绣娘自从来到这里之后,一直安安静静地等候着郎中给于发诊治。原本以为只是个被刀砍重了点儿的刀伤,没想到居然还种了不知名的毒?这怎么能够让她接受的了?

    本就一直紧绷的神经,这时全部被击垮,一时间难以接受现实晕了过去。

    悠然紧蹙着眉,看着一派混乱的房间,双手紧紧的握成拳头。

    不会有事的,她答应过那个女孩会保她家人一世平安,她不可能会让这件事情毁了她当初的承诺的。

    “哥,这里交给你,我去去就来……”她交代了一声,也没等秦恣染回话就跑了出去。

    “悠儿,你去哪里啊?”秦恣染此时真是一个头两个大了,这边于发叔受伤外加中毒的事情还没有解决,妹妹这会儿又独自一人跑出去了,这不是叫他左右为难嘛!

    算了,相信妹妹一次吧!她那么聪明,不会做出什么没有把握的事情的。他还是先紧着这里处理吧!

    这次的事情很严重,不光是于发受了伤,跟来的所有人全都没有幸免于难。只不过庆幸的是除了于发种了不知名的毒以外,其他人全都是简单的刀伤。只不过,即便是刀伤,不在床上躺个一两个月也是好不起来的。

    悠然刚刚跑出的地方,是与南仓县比邻的莫县的蔬果轩;莫县离南仓县的距离也不算远,来回车程大约两个半时辰就能到。

    这次于发他们来送的货物就是给莫县这边送的。没想到这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的路上,竟然遇到了这么危险的事情。

    悠然没有贸然的瞎跑,她只是出了县城,往城南的小树林而去。

    “呼呼……你们来了吗?”悠然急促的喘息着,因为跑的太快,呼吸有些供应不上。

    她往树林里面走去,一边走一边四处寻找着,“素素……公孙岩?”

    “晨曦?你们来了吗?快出来,我有急事……”

    “呵呵呵呵呵……”

    突然一阵轻缓的笑声传来,悠然猛的回头:“谁?!”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