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穿越之商女悠然 > 第一五三章三年后-司空府
    时光悠悠,不能说太快也不能说太慢;总之,一转眼间,三年的光阴过去了。

    精致的马车‘吱扭吱扭’的不紧也不慢的走过,驾车的是两个年轻的小伙子,一个穿着青衣一个穿着蓝衣。

    马车里面有六名年轻的男女,三个坐在座位上,三个坐在马车靠外一点儿的地方。

    “啊——”突然,座位上的其中一名身穿白色锦衣的男子朝车顶望了望,长长的感叹了一声。

    “怎么了?”同样身穿白衣华服的秦恣染转头看向坐在他身边的商墨麒,奇怪的问道。

    “还用问吗?肯定是嫌闷了。”悠然坐在他们对面正拿着一本书闲适的看着,头抬也没抬一下,悠悠的说道。

    “是啊~这铭逸一走,就剩下咱们三个了!这想凑一桌打牌,都三缺一。唉!人生是多么的无聊啊!”商墨麒依旧紧紧的看着车顶,仿佛就这么看着就能让他看出点儿兴致来。

    “感情你想司空哥哥就是因为他能陪你打牌啊?”悠然的目光从书本上移开,打趣的扫了他一眼。

    “唉~原本没那么想的。不过现在嘛……”商墨麒做了个‘美女思念情郎’相思表情,“甚是想念呢!”

    “噗——”毫不意外的,传来几道隐忍的喷笑声。

    悠然嫌弃的嗔了他一眼,目光又放回到手中的书本上,“你要是想打牌了,等回南仓县之后,我把晗蕊姐找来,这样就够一桌了。”

    “得了吧!你把那丫头找来,那我还玩个什么劲儿啊?”商墨麒朝上翻了个白眼,“他要来了,你们俩个合伙还不把我给榨干了?”

    正好不懂这个朝代是不是变了?怎么这些个大家闺秀一个个的都这么的凶残?想当初司空铭逸刚走之时,他因为无聊想打个牌解解闷,就听了悠然那丫头的提议把程晗蕊那丫头片子找来了凑人手;没想到啊没想到,到最后这两丫头愣是没让他赢过一把牌,带去的银钱全都被她们给赢走了。最最令人可气的是,在结束时这两人还用十分之鄙视的目光看着他,不咸不淡的来了句“你不行”!听听,听听!这是什么话?她们才不行呢!她们全家都不行!(╯‵□′)╯︵┴─┴

    悠然微微弯起嘴角,似笑非笑的说道:“原来你还挺聪明的嘛!知道技不如人了?”

    “是是是,我技不如人,行了吧?”商墨麒懒得做狡辩了,随口应和着悠然说道。

    “哼~知道就好!”悠然小傲娇的轻轻扬了扬头。

    秦恣染一直保持着沉默,看着自家妹妹与好友欢快的斗着嘴。

    “算算时日,铭逸此时应该到家了吧?”秦恣染扭头看向窗外,轻缓的说道。

    “嗯,差不多了。”商墨麒想了想点点头应道,“对了,他有没有说在家要待多久?什么时候回来?”

    “没有。”司空铭逸临走时,特地到秦家的庄子上摘的水果准备带回家去。秦恣染想了想当时的场景,确实没有听到他说几时会回来。

    “哦。”商墨麒点点头。

    “我想司空哥哥不会回去太长时间的,司空家南边这边的产业都是他在管理的,他不会放任自己丢下的太久。”悠然肯定的说着。

    “那倒也是。”商墨麒转过头,跟秦恣染一起透过车窗看着外面的景色。

    ……

    “吁——”嘞马声响起,同时传来的还有车夫的声音:“少爷,到了。”

    “嗯。”司空铭逸淡淡的应着,手中依旧稳妥的处理着公事。在落下最后一笔之后,他才缓缓起身,朝着车门处走去。

    “臭小子,你还知道回来啊?”刚下车,远远的就听到一声怒吼。

    司空铭逸眼眸里闪过一丝无奈的笑意,转过身,朝着颇显高贵之气的司空府大门的方向看去,此时那里已经站满了人。

    站在最前面正中央位置的是一对中年夫妇,男的文质彬彬,风流飘逸;女的高贵典雅,闭月羞花。

    如果仔细瞧瞧的话,很容易就能猜得出这对夫妇是谁?因为司空铭逸跟那个正生气的高贵夫人长得极其相似。

    “娘——”司空铭逸嘴角带着淡淡笑意的走近人群,轻轻唤了声正嗔瞪着他的夫人。

    “哼,别叫我娘!”贵妇人也就是司空铭逸的娘亲——司空夫人扭头冷哼,“我看你出去这几年早就把我这个亲娘给忘了!你还回来做什么?怎么不在南方继续逍遥快活啊?”

    “娘说的哪里话?我把谁忘了也不能忘了您啊?”司空铭逸淡笑的说着,“我不是每隔一段时日就往家里寄信吗?由此证明,我还是挺想您的。”

    “哼!信你这套鬼话才怪哩!”司空夫人不雅的朝他翻了个大白眼,“越来越像个小狐狸了,就知道拿好听的话来唬我,跟你爹一个德性。”

    “有吗?”司空老爷狐疑的看向自己的夫人,疑惑的问道。

    “去,边儿去。”司空夫人没好气的嗔瞪了他一眼,然后自顾自的数落起司空铭逸来,“你说说你,学什么不好,非要学你爹的那套‘狡猾狐狸劲儿’!我好好的一个儿子,明明小时候很是软糯可爱、聪明伶俐、天真烂漫的,怎么长大了就成了这么一副‘笑面虎’的模样?就算长歪了也不要紧,跟你哥一样当个‘死人脸’也比这副样子强啊!”

    “……”某位‘死人脸’的大哥,无辜躺枪中。

    噼里啪啦,一番教育之后,司空夫人终于在口渴之时停住了嘴。在看周围的人群,直面被教育的司空铭逸依旧淡定又淡然的笑着;某位‘死人脸’的大哥一副同情的样子,看着被教育的弟弟;而拿来做‘反面教材’的司空老爷则是满脸殷勤的问着司空夫人口渴不渴?司空家其余的兄弟姐妹介都一副想笑又不敢笑,忍耐的满脸通红的模样;而那些前来迎接的下人,也全都默默的低着头,装作‘我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娘,您教育孩儿教育完了吧?要是没有咱们近家里再接着继续。这天儿怪冷了,总站在这里也不是事儿不是?”司空铭逸等待了许久都没有在听到他娘的教育之声,于是开口说道。

    “哼!你以为老娘有那么闲吗?还进去接着?我才没那功夫呢!”说完就拉着司空老爷转身,进入司空府的大门。

    走了脚步,见儿子没有跟过来,十分有气势的一转头,蹬着一双好看的凤眼,说道:“站着干嘛?还不进来!跟上——”

    “……是。”绕是淡定的不能在淡定的司空铭逸,在他娘跟前那也是唯命是从的。

    得到了回应的司空夫人,才满意继续朝前走去。某位‘死人脸’的大哥,同情的拍了拍自己亲弟弟的肩膀,然后十分严肃认真的说了两个字:“珍重!”

    “噗……呵呵呵……”围过来的其余三个弟妹则是十分不给面子的喷笑出声,笑得那叫一个花枝乱颤,“哈哈……二……二哥,我们……也祝福你,早时脱离魔爪。哈哈哈哈……”

    司空铭逸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们一眼,然后吩咐着清风几人说道:“清风,你们几个把秦小姐送的礼物都搬到正厅去;还有那些水果什么的也全都拿过去,好让老爷夫人观上一观。”

    “是。”清风几人点头领命,转身离开办事儿去了。

    司空铭逸悠然的一转身,跟随着司空老爷夫妇的脚步而去。

    刚刚笑开怀的几人当场一顿,看着司空铭逸已经转身走进司空府了,急忙忙的追了上去。一边追还一边喊着:“二哥,我们错了!以后再也不笑话你了,你就原谅我们这一回吧!二哥……”

    留在最后的司空大少看着几人的身影无奈的摇了摇头,同时也迈着脚步跟了上去。

    “二哥,嘿嘿……”司空府的大小姐,司空铭逸的大妹——司空明慧,讨好的拉着司空铭逸的衣袖摇了摇,“二哥,那个秦家的大小姐又送东西给我们了呀?拿出来给我们看看呗?”

    司空铭逸似笑非笑的低垂下目光,看了看她手上的小动作,“想看啊?去主院的正厅看啊,清风等一会儿就会拿过去的。”

    “嘿嘿,二哥,你知道的,那些个礼物一拿到爹娘面前,爹保准让娘先挑选!等到了我们这里就没剩下什么了。”唉~有个只宠娘亲不宠闺女的老爹,也不是啥好事儿!

    “哦。”司空铭逸淡淡的应着,完全没有接着她提示的话茬说下去。

    哦?司空明慧悄悄的看了自家这个狐狸二哥的眼睛一眼,想要从中知道点什么讯息。大家都知道,司空铭逸虽然面容上一派温润谦和,总是微笑的模样;但是他的为人十分之冷酷无情,比之自家那个永远冷若冰霜的大哥还有过之而无不及。

    而他的那双漆黑明亮永远都深邃的难以琢磨的眼眸,则是最好的给周围人提供讯息的工具。因为,当他不喜欢一个人时,虽然脸上有着淡淡笑意,但是那双眸子却冰冷到冻死人;当他有什么坏主意或者是要整治什么人时,那双眸子会透出点点的带有‘打趣’意味的笑意;而当他想要掩埋自己内心真实的想法时,那双眼眸会越发的深邃,从而让所有人都没办法窥视。

    当然,这种举例还有很多,多到就算是司空铭逸的家人也无法准确的掌握住司空铭逸这个人的真实本性!就跟司空夫人说的一样,特别像是一只狡猾的狐狸。

    不,准确一点儿说,狐狸遇到了他,都能显得狐狸很是单纯;而司空铭逸却是比那狐狸还要狡猾的太多太多。

    “额……二哥,你就别逗我们了,我们跟你道歉还不行嘛!”这家伙还有点儿记仇,还是那种‘君子报仇,三年不晚’的耐力型人才。

    “哦?你们是真心这么想的?没欺骗我?”司空铭逸继续似笑非笑的看着眼前的弟妹,实在是没有忍住自己的劣根,总想着逗一逗这几个弟妹。

    “嗯嗯嗯嗯……”几个无知的小孩就这样落入了狡猾狐狸牌的大灰狼的全套中,还不自知。

    真是同情万分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