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穿越之商女悠然 > 第一六一章悠然醒来
    悠然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的凌晨了,她刚刚起身发出一点儿动静,内室的门就从外面打开了。

    晚云和晚雪两人探头进来,轻声的问道:“小姐,你睡醒了吗?”

    “嗯。”刚刚睡醒的声音有一丝沙哑。

    晚云和晚雪轻轻的走了进来,一个去掌灯,一个到桌边斟了杯茶水过来,“小姐,润润喉吧?”

    悠然接过来喝了一小口,顿时感觉干涩的喉咙得到了缓解。她抬眸望了望窗外的天色,然后问道:“什么时辰了?”

    “已经寅时了。”晚雪笑着接过悠然喝完茶水的杯子。

    “刚刚敲过五更点不久。”晚云点完灯走过来说道。

    悠然微微皱眉,低喃的道:“都这个时候了?我竟然睡了这么久。”

    晚云和晚雪没有听清她说了什么,此时正关心的询问着:“小姐饿了吧?小炉灶上还给您煨着粥呢,奴婢们给您端过来吧?”

    “好。”悠然点点头回应。她确实是有些饿了,更何况还是在缺血的情况下。

    晚云和晚雪也不犹豫,很快的就在屋内的小桌上摆满了可口的饭菜。

    “这红枣桂圆黑米粥是大少爷特别吩咐厨房给小姐准备的,一直都用炉火煨着的,现在吃刚刚好。”晚雪给悠然盛了一小碗粥递到她面前。

    悠然尝了一口,米粒煮的软软糯糯,搭配上红枣和桂圆,甜香可口。

    “唔,好吃。”悠然眯起眼睛很是享受的样子。

    “小姐您在尝尝这些小菜,很是清淡爽口的,搭配着粥吃很不错。”晚云服侍在一旁,替悠然夹远处够不到的菜。

    “嗯,这个也好吃。”悠然心情很好的把一桌子饭菜全都吃完了。

    漱口之后才想起来问穆岩的事情:“对了,穆岩表哥怎么样了?”

    “昨天回来之后,就让老郎中给诊治过了。”晚云一边收拾着桌子,一边跟悠然说道:“左腿有些错位,胸肋骨也折了两根;因为拖延治疗有发炎引起高烧昏迷的状态发生。”

    “最后老郎中怎么给治疗的?”悠然关心的问道。

    “腿和肋骨折断的地方都被老郎中给弄归位了,也开了消炎退烧的药服用。只要明天能醒过来问题就不大。”晚雪回道。

    悠然了解的点点头,“对了,老郎中没有说中毒方面的事情吗?”

    “说了。”晚云把桌子收拾干净之后,给悠然倒了盏茶过来,“老郎中说是种了乌头的毒。”

    “乌头?”悠然疑惑的看向她们。

    “听说是一种花草,食用轻量会发生四肢麻木、眩晕、视线模糊等症状;严重了会发生身体抽搐、意识不清、深度昏迷等症。此毒最毒的地方就是它会让中毒者在昏迷之中,不知不觉的死去。”晚雪解释道,“若不是小姐及时的用血给表少爷解了毒,他有可能就再也醒不过来了。”

    “唉!也算是命大了。”悠然叹了口气,“若是别人指不定还能不能等到我赶到呢!”

    “嗯,小姐说的是。”看来真的是这位表少爷命不该绝。

    “好了,我再去躺会儿。你们也一晚没睡了吧?都去休息吧!”她们虽然精神充沛的跟悠然说着话,但她还是能看清楚她们面容上的疲惫。她朝她们摆摆手,示意让她们都退下去。

    她现在也没什么事,没有需要用到她们的地方。此时外面还漆黑一片,等天亮还有一个多时辰;与其在这里陪她聊天,还不如都下去好好的休息休息。这样白天才有更好的状态做事情啊!

    软硬兼施一番过后,终于把两个小丫头打发下去休息了。悠然静静地躺在床上想着秦姑姑娘几个的事情。

    这次穆岩的受伤和中毒完全不是意外事件,那么问题就来了:为什么出嫁许久的姑姑会以这样狼狈的样子回来?她又是遇到了什么事情,让自己的孩子受到如此的劫难?又是什么事情让她如此伤心呢?还有她那姑父?为什么没有见到他的人呢?

    许多问题一直盘旋在脑子里,让悠然本就混沌的大脑更加的混沌起来。她闭上眼睛,狠狠地摔了甩头;然后翻了个身侧躺在床内侧。

    不想了,明天还是去探探她爹娘的口风,看看他们都知道些什么吧!

    伸出手拽过被子给自己盖上。慢慢的,悠然再一次进入甜甜的梦乡。

    清晨一早,主院的奴仆们就开始忙碌起来了。悠然过来的时候,就看到管家于伯站在一旁焦急的指挥着:“唉唉唉,那个,你快点,屋里等着温水呢!”

    “那边那个,不是让你去大少爷院里要套衣服过来吗?怎么还没有动呢?”

    “……还有你,不是去厨房领早膳了吗?饭呢?知不知道老爷夫人马上就要来用餐了?还不赶紧的……”

    “那边,你们都给我动起来,这院子还没打扫完?是不是不想干了!”

    “……”

    悠然无语的看着快要冒火的于伯,心想着,这管家也不是那么容易当的啊!

    “于伯,早啊。”悠然微笑的走过去同他打招呼。

    “大小姐早,您身子怎么样了?怎么不多休息会儿啊?”于伯转过身来,恭敬的给悠然行了一礼。

    “本来就没有什么大事儿,只不过路赶的急了,身子有些吃不消而已。”悠然没有准备把实情说出去,“昨晚上好好的休息了一番,现在完全没有大碍了。”

    “那就好,那就好。”这个大小姐可是于伯看着长大的,说句大不敬的话,他拿悠然兄弟姐妹几人完全就跟自己的亲孙子孙女一样!都是可着劲儿的往心坎坎里疼的。

    要说他们兄妹几人有个头疼脑热不舒服什么的,除了秦父秦母以外,最先着急的可就属于伯莫属了!他是真的关心她们才会有这样的反应的。

    悠然对于这一点是很清楚的,也因此她一直都把于伯一家人当成自己的家人看待着。所以在那次于发中毒时,她想也没想的就割破了手心取血给他解毒。

    “好好好,没事就好。”于伯笑容满面的点着头,“老奴最大的心愿就是看着少爷小姐们能够平平安安健健康康的!你们健康开心了,老奴也就开心了……”

    悠然嫣然一笑,看着于伯的神情就如同看待自己的长辈一样,充满了尊敬,“每天都有于伯这样的细心照顾,我们想不开心都难,不是吗?”

    “小姐过赞了,老奴愧不敢当!”于伯被悠然夸奖的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悠然心情愉悦的掩嘴笑着,为了不让老人家过于的不好意思,她急忙的岔开了话题,“大表哥的伤情如何了?”

    于伯神情严肃的回应:“回小姐话,清晨天一亮,大表少爷就开始发汗出来,现在高烧已经退下来了。老郎中说退了烧人醒过来就完全没事了。”

    悠然点点头,“那我先去给爹娘请安,等过一会儿再来看望姑姑和表哥表姐。”

    “是。”于伯行礼恭送悠然离开。

    “悠儿怎起这么早?身子可好些了?”秦母一见女儿的到来,急忙忙的就起身拉着悠然左右查看着。

    悠然自始至终的都是一副笑眯眯的样子,拉过娘亲的手撒娇着说道:“娘~我哪有什么事儿啊?昨天只不过赶路赶得累了,不小心睡着了而已。您放心,我现在的身子可没那么弱了。”

    “真的?你可不许骗娘啊!”秦母不太信任的看向她。

    “嗯嗯……”悠然为了表示自己说的都是真的,脑袋点的就跟小鸡啄米一样,就差举手发誓了。

    秦母这回才放下心来,伸手摸了摸悠然额前刘海,“好了,别这么快的点头,仔细一会儿头晕。”

    悠然笑弯了眉眼,掺上她娘的手臂,跟着她一起坐了下来,“娘吃过早饭了吗?若是没有,悠儿陪您啊?”

    “好啊。”秦母欣然的点头答应了,然后吩咐丫头们上早膳,随便去书房那边把秦父叫过来。

    “爹爹这么早去书房做什么?”悠然坐在餐桌边,好奇的问向秦母。

    “昨天你们走后,我和你爹跟你姑姑了解了一下她们的具体情况。昨天你爹就派人去你姑姑的婆家那边打探消息了。这不,一大早就忙活这事儿了。”秦母神情不济的解释道。

    悠然狐疑的问道:“是姑姑婆家出了什么事儿吗?”

    秦母轻轻的摇了摇头,担忧的说道:“恐怕是比这个还要复杂的事情。唉~不想了,等你爹爹把具体情况调查清楚了,自然会同你说的。”

    现在这个家可是由自己这对大儿女在掌家,秦父知道什么事情,或者想要解决什么事情都会同他们商议的。

    悠然了然的点点头,没有再问其他什么问题。

    等秦父满面忧愁又外加着气愤的样子从书房回来时,悠然知道,这件事情可能没有她想的那么简单。

    秦父看着宝贝女儿一副疑惑的表情看着他,他真的很想立马把自己打听到的事情说出来。可是,他还惦记着女儿的身子,“先吃饭吧!你昨天身子不适,早饭不能耽误的。有什么事情,吃完了再说。”

    “好。”悠然乖巧的点头答应了。

    接下来,他们一家三口安静的吃着早饭。与以往不同,平时悠然跟父母吃饭时的温馨场景今天全都没有;有的就只有沉默,冷清与忧虑。

    悠然发誓,这顿饭是她吃过的最难熬的一次。她爹自坐下之后,一直都在往外面释放着低气压;她一直都很想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一直都没有问出口。她知道,爹爹是心疼她,关心她才会说等吃完早饭在说事情的;就怕这烦心事会把她的胃口搞坏,使她吃不下东西。

    总之,多么难熬,悠然还是熬下来了。等下人们把盘子碗都撤下去之后,秦父才带着她们母女俩来到内室,慢慢的同她们讲述了起来。

    当然,这期间秦父还派人把秦恣染也请了过来,为了就是说一次就得;他实在是不想把这糟心的事说两遍甚至更多。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