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穿越之商女悠然 > 一七七章买地(一)
    许明被他眼里的询问弄得一愣,这怎么一家人还不认识一家人啦?

    悠然心里好笑的看着两人在那里眉来眼去,表面上则是认真的打量着她这个庶出的二叔。嗯,该怎么说呢?秦怀湖身形与秦父想比要富态了一些,容貌上跟秦父还是有相似的地方的,只是五官没有秦父那么的突出。还有,两个人在给人的感觉上也不相同;秦父自身有份读书人的儒雅在,在气质上也多了份大家族才能培养出来的涵养。而秦怀湖呢?虽然表面看上去文质彬彬,温文尔雅的,一副老好人的模样;但是,依着悠然前世经商时摸爬滚打摸索出来的看人眼光肯定,她这个二叔是一匹真真正正披着羊皮的狼。

    心里确认完毕,悠然见那两人还在眉来眼去个没完没了,决定还是她自己主动一点好了。

    瞟了她哥哥一眼后,悠然浅笑嫣然的站起身,向着还站在门口方向的秦怀湖施了一礼:“秦悠然见过……秦老爷。”

    在称呼上她略有停顿,不是故意这样子的,而是一开始不知道是叫二叔好呢,还是叫秦老爷好?想来想去,还是叫秦老爷吧!‘二叔’这么亲切的称呼,她还真对这个虚伪的人叫不出口。

    秦怀湖一直都在注意着悠然她们这边,在她初初行动时,他的视线就向悠然看了过去;在听到她的名字时,一时间有些微愣,想不起在哪里听过?

    悠然站起身时,秦恣染并没有跟着一起起身;当初坐在一条线上的两人,因为悠然的遮挡让秦怀湖没有第一时间看清楚秦恣染的容颜,现在她一站起来,就把秦恣染给显露出来了。

    正想着‘悠然’这个名字是谁时,秦怀湖看到了秦恣染顿时茅塞顿开。秦悠然---这不就是大房那边的那个病弱的大女儿吗?视线从上到下的打量了悠然一番,看得格外的细致。在见到悠然面色红润,健康的不得了时,心中难免有些失望。

    过去,因为悠然的病重,秦怀湖总认为这是老天给他那个嫡出大哥的惩罚,惩罚他对他的残忍。凭什么都是儿子,就因为一个嫡出一个庶出的原因,就厚此薄彼?他不服,所以在分家之后,他处处与秦怀海作对。再知道他生了个带病的闺女时,开心的不得了,那时他就想着:看吧!这就是报应,报应你秦怀海得到的太多,所以老天就夺走了你女儿的健康……

    现在,见到秦悠然好好地出现在他眼前,心里的那个能让他有些宽慰的理由也没有了,能不让他失望吗?

    悠然见他许久都没有回应,眼神还一直变幻莫测的,歪着头好笑的看着他:“秦老爷这是想什么呢?虽然我只是个晚辈,但是您总这样出神怕是也不好吧?”

    内在的含义就是:虽然你是我的长辈,但在我跟你打招呼时,你这样的忽视我就是你的失礼。而且还是失的轻视晚辈的礼!

    秦怀湖噎了噎,没想到他就是出神了那么一下下就被这个丫头片子给抓住了机会,将了他一军。眼神瞬间变得凌厉了起来,定定的看着悠然说道:“怎么会呢?二叔只是见到你身体已经康健了,一时间欣喜地反应慢了点而已。”

    悠然并没有太在意他的眼神,依旧巧笑嫣然的模样:“哦,原来是这样啊?那还真是有劳秦老爷挂心了。”哼!信你的话,现在你心里指不定怎么编排我呢?肯定巴不得我的病永远都别好,这样你才高兴呢!

    再次真相了的悠然表面上依旧是那副样子,不多余的亲近也不过分的失礼;总之,在秦怀湖表面上没有跟他们闹掰之前,她不会主动去挑衅就是了。

    秦怀湖再次被悠然的回应给噎住了,心里警铃大作,看来这个小丫头不简单啊!

    目光深深的看了悠然一眼,见她一直都在与他直视着,而那双清澈明媚的眼眸仿佛能够直直地照射进他的内心,把他心里的所有想法都能窥探个明明白白。

    心里一震,秦怀湖顿时错开了与她对视的目光。稍稍调整了下心思,把视线放到了还坐着的秦恣染身上。

    悠然上辈子学过一些心理学,知道怎样能让一个敌人在短时间内心理感到恐惧。在他躲开了她的目光时自信的一笑,看来她成功了。看吧,书还是没有白看的!

    “这个是恣儿吧?都长这么大了啊?”在与悠然的对视中输个彻底的秦怀湖,准备在秦恣染身上找回一些面子,“不过,这怎么越长越目无尊长了?见到二叔都不会起身见礼了吗?”

    秦恣染见他终于把目光投到了他身上后,才缓缓地放下手中的茶盏,抬头看向正在指责他的人,幽幽一笑,说道:“秦老爷失礼了,恣染前几日不小心把腰给扭伤了,起身实属不便,还请见谅。”

    说谎不打草稿的秦恣染张嘴就回了这么一句,完全把之前看他大摇大摆好好走进来的人当成了傻子。

    悠然掩嘴偷偷的笑着,见她哥哥说得一本正经的样子默默地给点了个赞。

    轻咳一声好缓解到嘴边的笑声,强忍着笑意对脸色已经范青的秦怀湖说道:“秦老爷莫怪啊!实在是家兄多有不便,悠然在这里替他给您赔不是了。”说着又施了一礼。

    总之,就是让秦怀湖挑不出理来!就算挑出来了,那也得自己憋着。

    秦怀湖深深的呼吸一番,把心中憋闷的火气给强压下去,决定不再搭理这两个没大没小,还狂妄无礼的小辈。

    扭头对着站在他身旁的许明说:“许大人,你不是让我来给你做参谋吗?咱们还是坐下说正事吧?”

    许明被刚刚的明枪暗斗给刺激的惊心动魄,就怕他这个亲家一时没忍住暴走了!要是上了眼前这两个人,那就是有理都说不清了。不过,还好,还好他忍下来了。

    见他想岔开之前的话题,不再搭理那两个人,许明急忙的点着头,说:“好好好。”

    “秦兄请--”许明伸手把秦怀湖往正位上请。

    “大人请!”秦怀湖含笑的和许明礼让了一番,而后两人相携的一左一右坐到了主位上。

    衙门的小厮个个都是机灵的,在秦怀湖坐下后就给上了茶水:“大人,可还有什么吩咐?”

    许明摆摆手,“没有了,你们都退下吧!没有传唤不得进来。”

    “是。”等多余的人都退下后,大厅中才说起了正事。

    最先开口的是许明,那语气要多随意就有多随意:“刚刚秦少爷的话说到一半,这时人到齐了,你接着说说吧!”

    秦恣染听后也没有生气,因为再来时他跟悠然就已经考虑到这一点了,“大人,我和家妹来的目的已经很明确了,就是为了购买城北那边的土地而来,还请大人批准。”

    “哦,我知道你过来是为了买地,但是咱们南御府有规矩,这购买土地之前都要询问清楚,你们买地的用途;在经过一番考察之后,我们府衙才给予批准。”许明一副公事公办的模样,“那下面你跟我们说一说你们要买多少土地?要用来做什么呢?”

    “回大人,我们这次想购买城北开发出来土地的三分之一,至于用途嘛,还没想好。”秦恣染认真的答道,“可能用来开店铺吧!”

    “胡闹!”一直装模作样旁听的秦怀湖,在秦恣染说完之后猛地一拍桌子,呵斥道:“你们怎可这样的戏弄大人呢?”

    秦恣染目光流转,似笑非笑的看向他:“哦?秦老爷何出此言?恣染实在不知我怎么戏弄大人了?”

    “哼!还说没有?”秦怀湖冷哼一声,摆出一副教育晚辈的模样:“你可知城北开发出来的三分之一的土地有多少吗?足够建秦家老宅一百个了!”秦家老宅是早年建设的,占地面积大的在南御府可是数一数二的。

    “既然没想好要做什么,先买一块适当的放着,是租是转卖都行啊!你这一口气就要买开发出来的三分之一,不是异想天开就是来衙门闹事的。不行,作为你的长辈,我不能让你丢了秦家脸面。”说着就站起身,拱手向许明道歉:“许大人,我这位侄子年纪尚轻,还不是很懂人情世故,也不太了解一些商场上的行情;许是听说南御府扩建开发,小孩心性犯了,就想着也来分一杯羹,没有深层的考虑就来衙门找大人了。看在他年幼无知的份上,大人就原谅他这一次吧!”

    悠然坐在一旁听着秦怀湖的这一大段话语,真是文情并茂啊!连她听后都想鼓掌了。

    “啊?哈哈,秦兄真是见外了,咱们是一家人,这秦公子和秦小姐怎么说也是你的亲侄子侄女,我这不看谁的面子也要看在你的面子上,不会与他们计较的。”许明在秦恣染说出要买的土地面积时,第一反应也是他是来闹事的。先不说他有没有那么多银钱来购地,就是他不知道用来做什么用的这一说法,也处处显示着他对待此事的不严谨。既然秦老爷想打压他们,他就顺应着附和就好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