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神授梦与 > 第五章 玄济经

第五章 玄济经

第五章 玄济经 (第1/2页)
  
  这日晚间,欧亦然按照以往的习惯,登陆微博发送心情,却看到有人给他留了言。
  
  他点击打开,是个从未有过联系的陌生人,说想要买他的那张错币。
  
  欧亦然心里一动,回了一句,你出什么价?知道对方一时半会不可能回复,便退出了界面。
  
  可是等他发了一条心情准备退出微博时,看到对方已经有了回复,问你要多少钱才肯转让。
  
  欧亦然明白对方恰好在线,且设置了提醒功能,所以才回复的这么快。
  
  其实自己还想把玩一阵,没想着急于转让,于是随口开价300万。
  
  不成想对方立刻就要求约个时间地点见面。
  
  欧亦然心里一震,知道开价低了,便想着如何推脱。
  
  他清楚对方在等他答复,于是故意岔开话题问道:你是收藏家吗?
  
  对方立刻回道:算是吧。
  
  欧亦然想了片刻,回道:我也是刚发现不久,把玩的兴致正浓,想出手的时候,再联系你,好吗?
  
  对方等了片刻,回道:也好。不过记得第一时间和我联系噢,价钱好说。
  
  欧亦然明白,看来对方见自己想溜,于是抛出了诱饵。也不再行回复,叫来了云蕾,让她看聊天记录。
  
  云蕾足足看了三遍,兴奋的神色一次比一次浓郁,直至笑容从每一个毛细孔绽放。
  
  她一回头,在丈夫的脸上吧唧吻了一下,腻声笑道:“老公,干脆跟他要五百万。”
  
  欧亦然一直密切注意着妻子的反应,其实心里早有了主意。笑道:“不急,等他下次再问,就说有人出价600万,试下他的反应。”
  
  云蕾笑容在脸上定格了三秒,说道:“也罢,反正宝贝在手,原本就该漫天要价的。”
  
  夫妻俩统一了口径。欧亦然想起那天雅量的嘱咐,跟妻子商量:“是不是把这个消息告诉一下雅量?”
  
  “我看行。”云蕾笑靥如花的说。
  
  欧亦然看了一下时间,是晚上八点五十分,觉得打电话说给雅量不见得信这个事,就想着不如周末过去让他看微博上的聊天内容。
  
  于是把想法告诉了云蕾,云蕾说你觉得怎么办好就怎么办吧。
  
  欧舟和江阳两位少年自那日与混混一战之后,深知以目前的功底,很难在成年高手中讨得便宜。
  
  而混混罔顾道义,定会伺机报复,若是请来高手,自己应付不了,势必给道馆惹来麻烦。这件事萦绕心间,挥之不去。
  
  在这样的背景下,原本计划中考结束之后,前往武当圣地拜谒真武威仪一事,不得不提前了。
  
  按说,弘扬侠义之举不违道义,况且是混混惹事在前,俩少年卫道在后。
  
  二人不敢把事实跟两位师尊阐述明白的原因在于,一来事前不曾通报,私自约斗;二来担心说明之后师尊定然责备约束。
  
  若是在通报了家长,出行之举可能遭拒,那便夙愿难偿了。
  
  为了避免王楠和赵静怡纠缠,二人跟两位师尊悄悄告了假,又想了个法子瞒了家长,于一个周六上午八时乘了高铁一路逶迤而行,到站换乘了一辆公交车,下午五点便抵达了武当山脚下。
  
  看看时日不早了,仰望秀美绝伦的武当群峰,江阳便道:“此行时间仓促,不如在山下存了行李,直接上山谒拜真武如何?”
  
  欧舟笑道:“我原有此意,此刻上山,游客稀少,反倒利于静心参拜。”
  
  二人一拍即合,于是在一家客栈里存好了行李,为表虔诚,不乘缆车,而是徒步上山,逐级攀登。
  
  两人功底在身,忧虑天晚山门逸客,以异于常人之速拾级而上,连蹦带跑,不一刻来到了真武大殿前,只弄得气喘吁吁,大汗淋漓。
  
  见殿门未闭,便就地躬身拜了三拜,而后移步跨入真武大殿内,瞻仰片刻,俯身再拜,三拜之后起身。
  
  就见那边过来一位鹤发童颜道者,身后跟着两个小童,近前稽首问道:“二位少年迟暮上山,汗流浃背,殿前三拜,殿内三拜,莫非有难解之忧?”
  
  欧舟和江阳赶紧回礼,齐声说道:“我们也是习武之人,仰慕真武已久,行程仓促,日薄西山,担心山门关闭,故一路飞奔。若有失仪之处,还请见谅。”
  
  道者银须飘拂,哈哈一笑,说道:“看你二人神采飞扬,颇知礼仪,定然是不俗之人。虔诚而来,秉仪恭拜,何谈失礼。”
  
  江阳毕竟年长两岁,闻言说道:“未知师傅前来,有何见教?”
  
  “你等少年才俊,虔诚进拜,颇识大体。今天色见晚,正至进餐时刻,可否就便一餐?”
  
  江阳和欧舟对视一眼,笑道:“正好腹中饥渴,那就多谢大师了。”
  
  “餐后可想留宿?”道者含笑相问。
  
  江阳和欧舟再次对视一眼,笑道:“若能在观内一宿,足慰平生。”
  
  “来者皆是客,何必挂怀。”道者打个稽首,念出几句偈语,“太上传道王禅祖,转瞬已是三千年,缘定前生只手间,世事轮回悟道前。无量天尊。”念罢,转身离去。
  
  江阳和欧舟随了一个道童,去厢房用过餐后,天色已经黑透。
  
  厢房里有的是现成的卧榻,二人旅途劳顿,洗浴之后,便熄灯就寝。
  
  酣睡半宿,突见一仙风道骨老者,至榻前轻唤:“二位小童,可随吾来。”
  
  二人睡眼朦胧,见老者慈眉善目,道骨仙风,不由自主,便相携而去。
  
  夜色阑珊,月明星稀,老者一路前行,出了道观,直往后山飞快而去。
  
  江阳和欧舟感觉像是御风般的,约大半个时辰后,来到一个人迹罕至的松涧古洞前停下。
  
  进得洞内,老者信手一挥,烛火自明,而后挪开石几,下有一穴,自穴内捧出一个玉匣,打开玉匣,拿出一部古籍来。
  
  老者笑道:“此乃道祖飞升之时,传于王禅老祖的《玄济经》,与《道德经》相辅相成。汉初传于子房,唐初传于天罡,宋传于陈抟,明传于刘基。刘基算出日后不容于洪武,便把此物托我保管,并嘱后五百年某月某日晚,有少年二人至真武大殿参拜,乃此物有缘之人,当善付之。”
  
  江阳和欧舟双双伸手接过,但觉触手温润,仿佛有一股灵异之气自手臂而入直达肺腑,再入灵台,古籍文字晦涩难懂,却一字不落的尽数印入脑海。
  
  不久,二人亦能倒背如流。
  
  老者笑道:“你二人至此,亦吾之有缘人,今传你等太阳心经,日后勤奋修炼,定有大成。”
  
  话毕,即令二人盘膝于前,以双掌分抵二人灵台穴,一股至臻至纯暖流自囟门灌入,在二人胸腹间和四肢百骸做了三个大循环,后凝聚于丹田。
  
  不久老者收功后,令二人向石壁发掌试试。
  
  二人对视一眼,不约而同的各出一掌击向石壁,轰然声中,但见石屑纷飞,石壁上赫然留下一个清晰的手掌印,二人不禁骇然。
  
  江阳惊问道:“敢问仙师何人?”
  
  老者微微一笑,道:“此心法源出太极,是吾毕生之绝学。我乃三丰是也。”言毕出洞,赫然不见。
  
  二人情急之下急忙追出,齐声叫道:“祖师慢行。”
  
  道观寝室内,师兄弟二人惊觉坐起,才发现原来是南柯一梦。想来正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惊疑半晌,就着月光,不禁面面相觑。
  
  想起梦中的种种细节时,欧舟和江阳觉得犹在眼前。
  
  “强国之本在于藏,富国之本在于策,”欧舟说道。
  
  “富民之计在于养,养民之策在于耕,”江阳接道。
  
  “上善若水生花,上兵如雷骤击,”欧舟再换一句。
  
  “策下以命相博,帮下如坐针毡,”江阳续道。
  
  “积谷于仓廪,储水于竹筒”,欧舟道。
  
  “气清益扬,气浊益疏,”江阳和。
  
  “伏高而就低,欲上而从下,”欧舟道。
  
  “藏慧于胸中,释拙于外泄,”江阳和。
  
  欧舟心内一动,只觉一股暖流自丹田处流转不息,忽出一掌击向地面,只听砰的一声,平整的地面上赫然出现了一个手掌印,深约寸许。
  
  江阳也是如法炮制,一掌将地面打出寸许深的浅坑。
  
  二人尽皆骇然,不相信似的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然后再看看自己的手掌。
  
  “原来,梦不是梦。”欧舟奇道。
  
  “莫非,我们受到了三丰祖师的真传。”江阳疑惑道。
  
  “可是我们并未离开过屋子呀。”
  
  “是啊,我们还在床上呢!”
  
  “可是,这掌法怎么解释。”
  
  “古籍上的文字又是怎么记下来的。”
  
  “不如我们试着按梦中三丰祖师之法,把太阳心法练习一遍。”欧舟建议。
  
  “很好,我正有此意。”江阳说道。
  
  二人团膝在床,按照梦中之法,练习太阳心经。
  
  果然,他们就觉得一股沛然热气在意念引导之下,自丹田升起,游走于诸身各大穴道。
  
  天地交柔于百汇,融会贯通于命门,捋气机于会阴,走关元入气海,如此三遍之后,顿觉精神倍增,灵台清明,往日一些费解之事豁然开朗。
  
  “果然不是梦。”欧舟大喜道。
  
  “莫非我们真得随三丰祖师去过那个山洞。”江阳道。
  
  “师兄,要不,天亮之后我们按照梦中所示,去找找那个山洞?”
  
  “不错,找到了,便知端倪。”
  
  “无量天尊,不必找了。二位小哥,恭喜你们成为三丰祖师的神授弟子,习得太阳心经。”随着一声道号,鹤发童颜道者迈步进了房间。
  
  江阳和欧舟赶紧下床还礼,齐声说道:“大师此行,莫非为释疑而来?”
  
  “二位莫急,听我慢慢道来。”道者一捋银须,坐在一把椅子上,挥挥手,“不必拘礼,你们也坐吧。”
  
  月光透窗而入,江阳和欧舟坐回到各自的床上。
  
  “你们所习心法,乃是祖师爷离山后在那个松涧古洞闭关修炼百年所创,融合了九阴九阳和太极心法之大成者。迄今为止,习得此心法者除了祖师外,仅有你二人。”道者道。
  
  “难道说,祖师爷尚在人间?”江阳惊问。
  
  “祖师爷自五百年前离山后,神游太虚,我辈历代掌门,再也未曾见过祖师。”
  
  “那么,大师又如何知晓太阳心经呢?”欧舟问道。
  
  “梦中,就如你们方才那样。只闻其神,未谋其面。”
  
  江阳和欧舟惊讶的互看一眼。
  
  江阳再问:“那么,祖师爷可曾用此法传授大师其它心法?”
  
  “数百年来,并未有掌门得到祖师爷神授,更未有亲传。”
  
  “那么,傍晚大师的那几句偈语,似乎已经晓得了我们的底细?”欧舟问道。
  
  “若非得祖师爷梦中指示,我辈凡胎,又如何洞悉天机。”
  
  欧舟和江阳再次对望一眼,欧舟问道:“可是,梦中的古籍我们能倒背如流,这又如何解释?”
  
  “神机难测,祖师爷并未说明原因。”道者炯炯有神的眼睛略微闭了一下,“想必二位已知起因?”
  
  欧舟和江阳再次对望一眼,点点头说道:“祖师爷梦中有所提示。”
  
  道者摆摆手,说道:“天机不可欲泄,既然祖师爷仅告诉你们,那说明你们身上寄托着某种使命。不方便与第三者说起。”
  
  “请问大师,这事如此神乎其神,山门内真的再无祖师爷神授的弟子?”
  
  “五百年来,从未有过。”
  
  江阳和欧舟听闻,纳罕的对望一眼。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黄昏分界 都市极品医神叶辰夏若雪 傅廷修孟宁 李辰安钟离若水 陆长生叶秋白 天人图谱 长夜君主 我的弟子全是大帝之资陆长生 末日乐园 被退婚后,我诗仙的身份曝光了李辰安钟离若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