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穿越武大郎之救宋 > 第六十二章 故意刁难

第六十二章 故意刁难

第六十二章 故意刁难 (第1/2页)
  
  在蔡京手下干活,这让武植感到颇为无奈。他可是清楚蔡京是个什么样的人,阿谀奉承、嫉贤妒能、睚眦必报就是蔡京身上的标签。
  
  按理说,武植作为开封府第三号人物,上任伊始,开封府至少要搞个欢迎的仪式办个接风喜宴之类的,可蔡京迟迟不发话,底下的人也不敢轻举妄动了。众人纷纷猜测武植与蔡京之间的关系,除了叹服武植的年轻之外,大家都认定这个判官大人估计是得罪府尹大人了,为府尹大人所不喜,都不禁为之摇头叹息,有些甚至同情起武植来,很不看好他的前途。
  
  武植心中也有点纳闷,他仔细回忆了一下来京城赶考后的所作所为,好像自己到目前为止还没有跟蔡京与蔡卞兄弟俩有过什么牵扯,也没有跟他们正面冲突过,更谈不上开罪过他们。何至于如此呢?难道仅仅是嫉贤妒能吗?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武植想不通,索性就不再去想了。上任后,武植就开始投入到工作中去了。
  
  隶属武植的手下官员,有司录司即府院,其长官为司录参军梁彬,掌婚户田宅之讼,即主持民事诉讼,兼领六曹行政事务;府院下还有六曹,武植掌管的是兵曹、法曹,兵曹参军为封不平,掌管武官考选、兵甲器杖等,法曹参军为褚静安,掌管检定法律等;这些人都是文官,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兵曹、法曹下还有众多的孔目,领班等,人数很多。
  
  隶属武植的手下还有左右军巡院,每院各置一员军巡使、一员军巡判官,分掌京城争斗及推鞫之事,即负责处理发生在京城的治安案件及刑事案件的庭审之事,其长官分别是左军巡使马渭、左军巡判官鲜于春、右军巡使祝康和右军巡判官朱洪宇;还有左右厢公事干当官,掌管发生在京城的争讼,处理轻微刑事案件和民商事诉讼等,其长官分别为勾当左厢公事邓禄和勾当右厢公事池明宇。这些人都是武官,这审理案件免不了抓捕和看管犯人,再加上行刑等等粗重危险活儿,所以要配备这些武官,带领手下众衙役完成这些脏活累活。
  
  由此看来,开封府的人员配置是很到位和超豪华的,每一层级的具体事务都有专人负责处理,按理说不该轮到武植这个开封府的第三号人物来插手具体的事务,他只要统揽全局、签字勾决就行。
  
  可哪知,当武植来到开封府司法左厅上班当值的第五日起,他发现自己的案头上已经堆积了如山的卷宗,不由得气恼。找来孔目一问,才知晓这些卷宗都是常年累积下来的悬而未决的旧案,是蔡京这个权开封府尹大人特意吩咐下来的,要求武植在短时间内尽早把这些旧案处理完毕,并且还要把案子给销了。
  
  听闻是蔡京特意交代的任务,武植顿时了然,自己该是被蔡京针对上了,人家这是要给自己来一个下马威,故意找茬来的!
  
  既然是沉积多年的旧案,数前任判官都无法解决的问题,如今却要求自己要在短期内处理掉,这不是故意刁难自己吗?
  
  武植心中窝火,却又无可奈何,人家是从二品的朝廷大员,手握重权,自己才是一个从六品的小京官,根本不在一个量级上,目前除了服从之外,武植也别无他法。
  
  在愤愤不平中,武植只能按捺住心性,拿起案桌上的卷宗,逐一检阅起来。查看了半天,武植终于把案头上的所有卷宗都看了个遍,心中有了点谱,这些旧案之所以悬而未决,主要分为四种情况:
  
  一是普通老百姓之间的刑事伤害案件,受伤的一方除了诉求把凶手绳之以法之外,还索求民事赔偿,由于凶手或已身亡或已逃跑逍遥法外,其家属拒不承认也不给予赔偿,或者凶手已伏法,奈何其家境贫寒无法赔偿的,造成受害方不断上诉找官府却拖而不决的情况。
  
  二是普通老百姓之间的为争地争水源等因素而爆发的械斗案件,造成双方都有人受伤,从而告到官府却又不服从调解,从而纷争不断,械斗不止的。
  
  三是冤假错案,造成当事人家属上诉不断的。
  
  四是民告官或者穷人告富人的案件,由于官官相护或富人使钱的缘故,致使凶手至今还逍遥法外,受害人以及其家属不得不持续上诉告状的。
  
  武植奈何不了蔡京,但他可以施压给手下的人。他经过抽丝剥茧地把这些积压的案件重新梳理一遍后,思路渐渐地明晰了起来,决定分几步走,先调查取证,再作打算。
  
  说干就干,武植就带着索超、厉镇国和司方国三个少年,领着两个熟知开封府周边地理的衙役,由他们带路,坐着马厢车,开始了调查之旅。
  
  之所以带上索超、厉镇国和司方国三个少年郎,武植是想借着调查取证的机会,同时培训一下他们,提升他们的能力。
  
  索超的武艺越发精湛了,将近十七岁的小伙子,已经长成大人,身高接近一米八,长得虎背熊腰,器宇不凡。厉镇国和司方国这俩人在拜武植为师后,经过这几个月来的习武培训,武艺见长,气质也有了很大的改变。
  
  三个少年郎闷在家里很久了,如今第一次跟着师父出门办事,都显得极为兴奋,如鱼入大海鹰击长空般自由,跃跃欲试。
  
  衙役郭四和牛二见到判官大人带着三个半大少年郎跟随,而且这三个少年郎都称呼武植为师父,都颇为惊奇,如此年轻的师父,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到。
  
  照着卷宗上的地址,武植和索超、厉镇国、司方国四人,在衙役郭四和牛二的引路下,一个案件一个案件的进行仔细的调查取证,不慌不忙,按部就班。蔡京虽说催促他尽快处理完毕,但也没有定下时间限制,武植又何必着急,尽管慢慢来,能拖着就尽量拖着,他要按照自己的步调来,也不能被蔡京牵着鼻子走。
  
  就这样,早出晚归,武植花了一个月的时间,终于把所有的旧案宗上的事由以及来龙去脉都弄了个一清二楚,调查取证的结果让他心中有了定案,要采取的举措也在脑海中渐渐成型,他决定单刀直入,采用简单粗暴的方式来解决这些积压的案件。
  
  为此,武植吩咐二虎在去尉氏县运回低度白酒的机会,找到孟达,请他从漕运公司中找出二十个五大三粗且胆大心细的员工出来,跟随二虎回到京城,请从武植的差遣。
  
  结果,当二虎从尉氏县回来时,带回来的不仅是二十个员工,连李弘义、张行和胡奎也跟着来了,武植见到他们也很是高兴,特意在保康门李庆家宴请了众人,让众人心满意足。宴后,武植把李弘义、张行和胡奎等众人安置在了附近。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龙耀九州江朝 虐完我,季总悔不当初舒晚 混迹在剑修里的灵修 极品全能学生 荒古禁区传道百年,狠人来拜 三寸人间 我的属性修行人生 元尊 沧元图 最强弃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