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君逐手指蜷缩了下,叹息:“九岁。”

    “九岁?”战锦川猛的站起:“他们……他们买九岁的小女孩儿当老婆?”

    “童养媳,”顾君逐嘲讽的笑了声,“遇到还有点人性的,会等女孩儿长大点再下手,遇到毫无人性的,买到手里就下手了……”

    “畜生!畜生!”战锦川气的脸色煞白,胸膛剧烈起伏。

    这种事,以前他并不是没听过。

    可以前,他只是听过而已。

    今天,他却亲眼见到了那个女孩儿的视频。

    漂亮可爱的小姑娘,站在阮菲菲面前,笑的又软又甜。

    她还那么小。

    大好的人生还没开始,就被迫离开了父母,卖进了恶魔的手中。

    看着电脑视频中的小女孩儿,战锦川觉得他一颗心像是被什么东西搅碎了一样疼。

    顾君逐也看着视频中的小女孩儿,声音低了许多:“那父子三个没见过什么世面,被警察抓了之后,什么都交代了,父子三个,都强爆过林蓉的女儿……”

    战锦川攥紧了拳,眼眶充血,额筋暴突。

    顾君逐看着视频继续说:“林蓉听完父子三个的口供,当场就疯了……再没好过。”

    战锦川咬紧了牙。

    他忽然抬手,狠狠给了自己一个耳光。

    他脸色铁青,眼中泛起了泪光。

    他为自己曾经喜欢过阮菲菲感到耻辱。

    顾君逐轻轻叹息了一声,倒了杯水递给他,拍他两下,“冷静一下,当年能破获那个犯罪团伙是你的功劳,不然的话,这么多年,他们不知道还要糟蹋多少女人和孩子。”

    战锦川没喝水,而是走到酒柜旁边,开了一瓶酒,仰脸灌了半瓶。

    叶星北端着果盘从厨房出来,走到顾君逐身边,碰了顾君逐一下,示意他过去看看。

    顾君逐没过去,反而坐回沙发上,“没事,让他发泄一下,对身体好。”

    叶星北把果盘放在茶几上,递了一块插着竹签的水果给顾君逐,叹息:“林蓉阿姨真可怜。”

    顾君逐接过水果:“都听到了?”

    “嗯,”叶星北点头:“林蓉阿姨不会被判刑对不对?”

    “当然,”顾君逐说:“林蓉的女儿丢的时候,林家还是普通家庭,林蓉的女儿死了之后,林蓉的丈夫无心工作,辞职自己做点小生意,后来生意做大了,现在在京城也小有名气,家里自己有律师,他和他的儿子会保护好林蓉。”

    叶星北点了点头:“虽然我这样想可能不太对,但我真的觉得阮菲菲死有余辜!”

    “只能用这种方法惩罚她,”顾君逐淡淡说:“她骗走林蓉女儿时,末满十四周岁,即便真相曝光,她也不会受到法律的惩罚。”

    既然法律没办法惩罚她,那就让林蓉惩罚她。

    那个可怜的女人,即便精神失常了,这些年也一直活在自责之中。

    她经常挂在嘴边的话就是如果那天她一直看着她女儿就好了。

    如果她陪着女儿,看好女儿,女儿就不会丢。

    女儿死了,对她已经是很沉重的打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