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清平的瞳孔骤然紧缩了下。

    初犯还是惯犯?

    不。

    不可能是惯犯!

    任丛召这是第一次打伤可以为他妻子治病的医生。

    他妻子因为婚后多年不孕,他妈才把任丛召接到他们家来。

    他妻子不孕,在任丛召来任家之前,和任丛召应该没关系。

    想到这里,他脸色缓和了些,“应该不是惯犯。”

    但即便不是惯犯,有了这种歹毒心思,他也不可能再将任丛召留在身边了。

    任丛召才七八岁而已,为了不让他和妻子生下他们自己的孩子,就能拐弯抹角的想这种方法,不让岳崖儿给他妻子治病。

    等他长大了,想快点把任家的继承权拿到手里,不是连他和他妻子都要害了?

    这种白眼狼,趁早赶出任家,赶的远远的,说什么也不能留在身边了。

    顾君逐勾唇:“你怎么知道他不是惯犯?”

    “他以前没做过像今天这种事,”任清平解释说:“我妻子不孕,在他来任家之前,不是他害的。”

    “我看你真是当局者迷,”顾君逐轻笑摇头:“你妻子不孕不是他害的,那你妻子久病不愈,是不是他害的?他和你们住在一起,换一下你妻子吃的药,又或者在你妻子使用的东西里,放些可以让你妻子不孕的东西,你妻子的不孕症,岂不就永远治不好了?”

    任清平愣了下,紧接着一阵凉气猛的从脚底升到了心窝。

    如果顾君逐说的是真的,那他枉为人夫!

    他猛的扭头,看向任丛召。

    任丛召惊恐的瞪大眼睛,拼命摇头:“干爸,你相信我,我不是故意的,我也没有害过干妈,我没有……我没有……”

    顾君逐悠悠然说:“我始终认为,孩子生下来,就是一张白纸,孩子懂什么,想什么,都是他身边人言传身教,灌输给他的,所以,任二哥,你只将任丛召赶出任家,治表不治本,你应该好好查查他的身边人,到底是哪个给他灌输了嫂子如果生不出你们自己的孩子,他就可以继承任家的想法。”

    顾君逐越说,任清平的脸色愈加难看。

    所以,他身边想害他妻子的人,不止任丛召一个,还有其他人是吗?

    如果顾君逐猜的是真的,他妻子不孕,怎么治都治不好,是被他任家人害的,那他有什么资格做他妻子的丈夫?

    他盯着任丛召,目光冷厉的像要噬人一般:“任丛召,你最好老老实实告诉我,是谁教唆你害我太太的,不然的话……”

    他死死盯着任丛召,目光越来越冷酷幽邃。

    任丛召被他看的瑟瑟发抖,不住的摇头:“我不是故意的……干爸,求求你,相信我,我不是故意的……”

    任清平盯着他惊恐的脸,冷呵了声:“嘴巴倒是硬!来人!”

    他的贴身保镖立刻走到他身后,低头听令。

    “把他带回去,关起来!”任清平厉声吩咐。

    这个命令,和刚刚的命令已经不一样了。

    刚刚的命令是送任丛召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