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佐:“……”

    越和他们家主子待久了,越觉得他们家主子多智近妖。

    他就是随口说的一句话而已,他都没去想那句话有什么含义,他们主子却能抓住重点,推测出整个事情的过程和结果。

    其实他觉得,他们家主子完全不用给他们那么高的待遇,就可以让他们签五十年的合约。

    有个这么聪明的主子,谁会想不开背叛他呀?

    他看着顾君逐,忽然想考考他们家主子,看看他们家主子到底厉害到什么程度:“老板,我这同学一共开了三家公司,第一家让他大哥给吞了,第二家让他二哥给吞了,您能猜到第三家让谁吞了吗?”

    顾君逐笑笑,“你这问题太简单了!这还用猜吗?第三家公司,肯定让他爸的总公司给吞了。”

    “对,第三家公司,被他爸的总公司给吞了,”韩佐好奇的问:“老板,您是怎么猜到的?”

    虽然他已经习惯了他们家主子的运筹帷幄,足智多谋,但他还是很奇怪,这种事,他们主子是怎么猜出来的?

    “随便猜的,”顾君逐说:“来给我当副总,就要签五十年合约,只要他对他的家还有一丝感情,他就不会跑到我这里来卖身,既然他选择来我这里卖身,就说明他的家中没有任何让他留恋的人和事物了,第一家公司让他大哥吞了,他对他大哥绝望,第二家公司让他二哥吞了,他对他二哥绝望,第三家公司让他爸吞了,他对他爸也绝望了!”

    顾君逐摊手:“这下不就齐活了?他对他所有的家人都绝望了,终于下定决心,脱离祁家,弃暗投明。”

    他拍拍韩佐的肩膀,“你这同学还不错,能力品格什么的,我要先接触他一段时间才能看得出来,但最起码他这眼光是极好的。”

    韩佐:“……”

    眼光是极好的……他们主子这是指的他同学愿意来顾氏“卖身”这件事吧?

    话说他们主子真的一点都不顾及他们的感受。

    虽然他们确实卖身了,但就不能换个委婉一些的说法吗?

    毕竟“卖身”这两个字,怎么听怎么让人不舒服!

    算了。

    这种事,他不和他们家主子掰扯。

    主要是他掰扯不过。

    他还是说正事吧!

    韩佐说:“我同学的两个哥哥,加起来都没他能干,他两个哥哥就是觉得他们弟弟太出色了,怕我同学进入公司之后抢夺他们的继承权,所以处心积虑的打压他,吞并我同学自己创办的公司,不让我同学冒头。而且,这还不是他们做过的最过分的事,平时他们也没少对我同学动手脚,比如栽赃陷害,坏我同学名声什么的,我同学都忍了,没报复回去,我觉得,冲我同学的这份心性,老板您要是聘了他当顾氏的副总,他一定能像我们三个一样,对您忠心耿耿,绝无二心。”

    余墨问:“他都忍了那么久了,说明他对他的家人感情挺深的,他怎么忽然决定不忍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