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九龙圣祖 > 二千零六十七 祭拜密室
    要知道苍龙帝宫行事一向霸道,只要是他们认定的事,旁人又怎么可能敢问缘由,更不要说此刻被人当着面要证据了。

    帝龙军乃是苍龙帝亲自掌控的一支铁军,比起各大城池的帝宫所来,身份地位还要高上一大截,对于他们的行事,从来不敢有人轻易置喙。

    一般来说,只要是帝龙军出动,那这件事就再无转寰的余地,哪怕是有着什么疑惑,也不可能有人敢当面问出来,没有人敢轻易挑衅苍龙帝宫的威严。

    更何况此刻云笑乃是当面质疑都统大人的决定,被这种下属质问的情况,哪怕是诸多帝龙军的小队队长,也是从来不曾见过,甚至连听都没有听说过。

    因为在正常的情况下,哪怕是这名队员所问合理合法,也算是落了都统大人的面子,若是在以后的任务战斗之中,给点小鞋穿,说不定连性命都要送掉。

    只是当这些小队队长们,在意识到那个黑衣青年的实力和身份之外,也就释然了,这位连古氏兄弟都敢杀,要说在南垣城帝龙军中,天不怕地不怕也就这家伙敢称第一人了。

    至于那边的杨家诸长老则是面面相觑,全然不知道这个叫星辰的年轻人到底是什么来头,怎么好像是在帮着杨家说话啊。

    刚才的杨家诸人,都将许红妆和云笑当成关天荣的一丘之貉了,认为这些前来杨家的帝龙军没一个好东西,真是人人该死。

    可是现在,那星辰接连的几番话,都是在在质问都统关天荣,不管其目的如何,确实是为杨家拖延了时间,否则战斗恐怕早就开始了。

    “怎么?难道我帝龙军如今行事,连缘由都不问了吗?这屠人灭族的罪名,我们红云小队可担当不起!”

    要说比口才的话,恐怕天荣中队所有人加在一起,也未必说得过云笑,这番大义凛然的话语一出口,诸人一时之间都有些不知道该如何反驳。

    “南彪!”

    有些下不来台的关天荣,脸色阴沉静默了片刻之后,终于是将目光转到了南彪的身上。

    这种被当面质问的情况下,他要是不给出一个答案,恐怕自己的这些下属都会心生异样想法吧?

    他总不可能说自己就是想找个借口陷害红云小队吧,作为中队都统,关天荣还是需要保留一些面子的。

    不过他也没有太过担心,此事乃是南彪上报,如果没有确切的证据,想来这个得力助手,也不可能在毫无证据的情况下,随便污蔑一个家族吧?

    “都统大人,这些杨家之人,在后堂暗室设下了祭拜欧阳家先祖的祭堂,我亲眼看见的!”

    被关天荣这么一喝,南彪不由身形一颤,而他此言出口后,那杨五的眼眸之中,仿佛真的喷出了一抹火光,简直愤怒到了极点。

    想来当初杨五在将南彪带回家族之后,这家伙并没有安安心心养伤,而是暗中到处打探,最终被其发现了杨家的秘密。

    “南彪,你这个卑鄙小人,竟然……”

    “杨五,你给我住口!”

    狂怒攻心的杨五,似乎是想要说点什么,但仅仅说得一句话,便被族长杨昊给厉声打断了,暗道这杨五还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啊。

    “既然有证据,那就好办了,带路罢!”

    这个时候的关天荣,再次浮现出一抹自信的笑容,既然你星辰不相信这是欧阳家的余孽,那便拿出证据,到时候看你还有什么狡辩之言可说。

    “是,都统大人!”

    在杨家众长老一片难看的脸色之下,南彪朝着关天荣躬身行了一礼,然后当先往殿门外间走去,身后众人快步跟上,连杨家族人们也不例外。

    看来在这样的情况下,关天荣也并不怕杨家族人们逃跑,他早已在这杨家总部设下了天罗地网,再加上他对自己实力的自信,这一刻胸有成竹。

    “该死!”

    出得殿外,看到外间的帝龙宫修者时,杨家诸长老们都是心头暗骂,当下只能跟着南彪朝着某个方向走去。

    越是靠近这个方向,杨昊等人的心情就越是绝望,因为他们知道南彪并没有走错,而事发突然,他们也根本来不及转移那些祖先的牌位。

    哗啦!

    约莫一柱香之后,诸人终于是来到了一片空地之上,也不知道那南彪在哪里踩了一脚,某处地面突然之间直接裂开了。

    “你……”

    见到这一幕,杨五差点又一次忍耐不住,暗道这家伙不仅是发现了杨家供奉祖先的密室,竟然连这开启密室的方法都暗中打探到了。

    一众人踏着长长的甬道,似乎是通到了地底之下,而在这地面下赫然是有一个极大的空间,密室的最里边烟雾弥漫,隐隐可以看到满墙的灵牌林立。

    “星辰,那些牌位,可以当作你需要的证据吗?”

    就算是还没有看清那些牌位之上的名字,关天荣也忍不住得意地笑容满脸,指着深处的墙壁开口问道,他相信这一次,这家伙绝不可能再找什么借口。

    “呵呵,有牌位也不一定是欧阳家的嘛,再说就算真是欧阳家的牌位,也不能说就是杨家这些人所设的啊!”

    云笑脸上同样有着一抹笑容,口中说着话,已是朝着内里走去,不过听得他言中之意,包括关天荣在内的所有帝龙军小队队长们,都是一脸的冷笑。

    “你还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啊!”

    盯着云笑的背影,关天荣不由冷笑出声,随之也是踏步而前,想要看看那些牌位之上的,到底是哪些人的名字?

    “欧阳鼎?”

    走近的关天荣,第一眼已经是看到最顶上的一个牌位之上,镌刻着一个颇有些熟悉的名字,当下脸上冷笑更甚。

    “星辰,你可知道欧阳鼎乃是欧阳家末代族长,当初被帝后大人亲手所击杀,现在你还有什么话说?”

    看来关天荣身为帝龙军都统,又是在这南域混迹,对于欧阳家覆灭之前的情况也是有所了解的,而所谓的欧阳鼎,正是近百年前欧阳家被灭之时的族长。

    至于欧阳鼎的牌位以下,尽都是当初在欧阳家族中大名鼎鼎的人物,很多天荣中队的小队队长都不太陌生。

    此刻的云笑并没有过多理会关天荣,背对着诸人的他,脸上有着一抹淡淡的忧伤,毕竟前一世的龙霄战神,和那位叫欧阳鼎的族长,可是有着极其深厚的交情啊。

    百年时间过去,如今物是人非,云笑倒是可以转世重生归来,但是当年的那些老友们,却只能凄凄凉凉被人立下一块牌位,还不能正大光明地祭奠。

    当此一刻,云笑打定主意,既然此事被自己遇上了,那就不可能置身事外,更不可能依关天荣所说,将这些杨家族人们尽数打杀。

    更何况云笑还知道这一次关天荣将自己带来,就是要置自己乃至整个红云小队于死地,因此无论是前一世的交情,还是这一世的恩怨,他都不可能依关天荣之言而行。

    “这些牌位,倒真是欧阳家的不假,不过……”

    心中念头电转之后,云笑终于是转过了头来,先是承认了欧阳先辈灵牌的真实性,不过说到后来却是话锋一转。

    “不过关大都统又怎么证明,这些欧阳家的灵牌,就是他们杨家所设呢?”

    云笑打定主意要胡搅蛮缠一番,这似是而非的话语出口后,杨家诸人心生古怪,关天荣的一张脸,已是变得极度阴沉。

    “这地底密室乃是在杨家找到的,你还说不是他们所设?”

    关天荣再如何胸有成竹,也被云笑生生激怒了,而且他很有些不解,这个看似精明的家伙,怎么会问出如此愚蠢的问题?

    刚才众人都是一路走来的,这地底密室也确实是在杨家的范围内,要说和这杨家没有关系,那是谁也不可能相信的。

    “敢问杨昊族长,你们杨家乃是世代居于这阳谷镇吗?”

    云笑没有去理会关天荣的怒声,反而是将视线转到了杨家族长杨昊的身上,此言一出,似乎是让后者明白了一些什么。

    说实话,经过这一系列的变故,此刻的杨昊,已然有些明白这个叫星辰的年轻人,似乎和那关天荣等人并不是一伙的,要不然怎么会一而再再而三地相助杨家呢?

    “不是,我们是半年之前才搬到这里来的!”

    杨昊微微摇了摇头,然后就看到那黑衣青年满意地点了点头,当即知道自己所答并没有错,这似乎是一个极为难得的机会啊。

    “既然如此,关大都统又如何证明这灵堂不是前人所设,杨家只是受了别人的牵连,遭受这池鱼之殃呢?”

    云笑将目光转回关天荣身上,口中有理有据的话语,让得杨家众人都不由有些佩服他的口才了,也让他们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这位小兄弟说得不错,我杨家搬到阳谷镇还不到半年,对于此地有这样的一间密室,事先是半点也不知情,还请关大都统明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