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科幻灵异 > 诡楼异闻物语 > 第78章,忘忧客栈之扎金花(十九)
    “不管你是谁!你是不是当我真傻?我认识古诺至少五年了,从没见过他会漏爪子!狐狸爪子多软,穿胸这么血腥的事他用手都不会用爪子!”

    “啊!你从一开始就知道我是假的?啊!”假古诺额头上的忘忧客栈四个字开始燃烧,不断扩散着侵蚀着假古诺的皮肤,焦糊味在旅馆里弥漫。

    红色丝线显露出来,松开假古诺,假古诺落地即燃化作一摊灰烬。

    “纸人?你是控制褚大娇的那个小女孩对不对?”

    红色丝线并不急着离开,反而在空中摆出字来‘你手里那个我的了’

    “你想的美!吞天印认主,你抢不走!”玖雅看清红色丝线摆出的字,挥着吞天印挑衅红丝线。

    “啊!”玖雅还没得意半分钟,红丝线避开吞天印勒紧玖雅手腕。

    “这……这线这么细,勒紧了你的手就没了。”扎大妈自己也害怕,但还是关心玖雅的手。

    “我就是不放手!你有本事勒的再紧点啊!”玖雅知道对方惧怕吞天印才对自己下手,自己要是松了手它就肆无忌惮了。

    “小姜,你这不是傻是什么?你不要手了!”扎大妈看着玖雅的手腕被勒出很深的痕迹,玖雅不仅不松手还挑衅对方,这完全就是愚蠢,碰上抢劫先保命再报警,才是正确的。

    “啊!”丝线勒的更紧了,血从勒痕处滴落,红丝线立刻松开,却依然不放弃,五六根红丝线对着玖雅一通抽打。

    “嘶……”玖雅根本不能自保,只会乱挥吞天印,被丝线找准机会绕上手指吊了起来。

    吞天印掉落在地上,红丝线小心翼翼的包裹住吞天印准备带走,玖雅费劲的扯着手上的丝线,反而两只手都被束缚住。

    丝线绕开玖雅绑上优优的魂魄,操控着优优,优优木讷的开口“自不量力!”

    优优的手被红丝线提起,掐住玖雅脖子,往窗边推。

    “救命!”优优的手不大,玖雅还能分出力气喊救命,顺便用手指沾着自己的的血,涂在优优身上。

    “你求我,我就救你!”拾亿站在楼下根本就没走,故意看热闹。

    “我求你妹夫!”

    “我名义上的妹妹是不改啊,不改准备给古诺当嫂子,不对啊,你求古诗没用啊?他在妖界远水解不了近渴。”

    “你就见死不救吧!反而是二楼我摔不死!”玖雅成功了,用血控制住一段红丝线勒住优优的脖子,掰开优优的手,控制住优优。

    “你能反杀,你刚才还装可怜!女人太可怕了!”拾亿说着,对准旅馆门口的路灯狠狠一抽。

    灯碎了,一条白色的小蛇被抽落到地上,红色丝线自断一截,带着吞天印离开了。

    “拾亿!它抢了我的东西!”玖雅看不到丝线,对着拾亿大喊,想让他帮忙阻拦。

    “它走的妖路,早跑没影了,就这么一条白蛇,我关两天,看它招不招。”拾亿捡起地上的白蛇,回到宠物店内。

    “我害怕。”优优吓的身体抖成筛子,她以前只会好好学习,现在到底该怎么办,根本没人能交她。

    “别怕,有姐姐在。”玖雅用手指沾着自己的血,帮优优解开身上的丝线。

    “快接!快接!快接电话呀!”

    “喂?”玖雅正解着丝线,突然来了电话,扎大妈接过优优帮她解丝线,玖雅抽出手来接电话。

    “玖雅,你是多穷,你找我,为什么非要我给你回电话。”

    关凌刚被领导训完,看到玖雅的未接电话,只振铃两声,就想让自己回拨过去,既然都找自己了,还在乎这点电话费,关凌准备训玖雅一顿。

    “对不起了,郊区那边归你管吗?大概是出了分尸案了。”

    “玖雅,你是有多惨?怎么光碰上分尸?说地址我去看看,反正也下班了。”

    “王大妈,您回忆回忆,你家在哪?”玖雅捂着电话询问着王大妈。

    “快去我家,我儿子去看猪苗了,我儿媳和孙女在家!”王大妈扑过去想和玖雅抢电话,刚站起来又碎成一块一块了。

    “大妈,您说地址。”

    “我知道王家庄兴国养猪场。”扎大妈捡起王大妈,帮她拼好。

    “老扎啊,你说我怎么就这么没用了呢!”王大妈又坐回沙发抱着扎大妈开始干嚎。

    “王家庄养猪场,你帮忙看看去吧,还有,田焕竹的丈母娘也在这里,我不敢打电话问在医院怎么样了,你帮我问问。”

    “玖雅,都离魂了,你想给她改命?”

    “万一是出生魂呢,又没来鬼差,说不定还有救。”

    “知道了。”关凌挂断电话,玖雅坐回柜台,看着屋里的四个鬼。

    “咳咳,我第一次干这事啊,我大概说一下,优优一会就会被领走,去找妈妈,王大妈这我帮你联系鬼差,德良玉这尸体估计还在山区里,没发现尸体当地的鬼差是不会接的,我明天帮你去金楼哪里问问,看你家具体啥情况,至于扎大妈……”

    “我怎么了?”

    “你可能会死……”

    “为什么?我为什么会死?”

    “大妈,我也不拐弯抹角了,何婉您认识吗?”

    “她……她一年前就死了。”

    “嗯,没错,但她怎么死的您知道吗?”

    “加班过度,熬夜猝死。”

    “扎大妈,您确定?”

    “嗯,那姑娘挺好,有不要的纸盒瓶子都给我留着,一年前我在他们公司的物业管理处当保洁员。”

    “扎大妈,这屋里处了你们四个,还有一个鬼,她就在你的屋里。”

    “我的屋里?”扎大妈靠到沙发背上有些后怕“这么说……这么说我是被她害死的了?”

    “快接!快接!快接电话呀!”玖雅刚想说不是,手机响了,关凌帮玖雅打听到扎大妈的情况了。

    “扎大妈,我觉得有些事,你们两个当面聊聊挺好。”玖雅听到了扎大妈的病因挂断电话,打开房间门,拿出扎大妈的钱包放到地上。

    “小何……”扎大妈愣愣的看着何婉,没想到两个人还能再见,还是以这种方式。

    “你这个杀人凶手!”何婉愤怒的大吼,屋里的温度瞬间降低了不少。

    “大妈从来没有害过你!大妈怎么会是杀人凶手呢?”

    “我对荞麦过敏。”

    “你的死和过敏有什么关系,是你自己挑食,大妈为了你好,还准备帮你脱敏呢,什么东西都是吃着吃着就习惯了。”扎大妈根本不觉得过敏是病。

    “我送你的钱包里!还有荞麦面呢!你怎么解释!都干成渣了,要不是扎在钱包夹层里,我根本想不到害死我的会是你!”

    “这和荞麦面有什么关系,大妈帮你煮了。你说不吃,大妈就带回家了。”

    “是吗?那我买的牛肉拉面里为什么会有荞麦面。”

    “你这和扎大妈没关系吧。”玖雅听着越来越离谱了,又不是扎大妈给她吃的她自己买的怎么还赖上扎大妈了。

    “你问问大妈有没有关系!”

    。乐文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