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英雄联盟之兼职主播 > 第6章 替月行道
    苏晨操纵着皎月来到中路,因为兵线还没到来,苏晨按下了CTRL+1。

    “我要替月行道,警恶惩奸!恩~这个台词不错”皎月说了一句不是很标准的粤语台词。

    这是全英雄联盟唯一一个有粤语配音的英雄。

    苏晨选择这个英雄作为直播首秀英雄也算是对得起这个北纬22°的ID了。

    苏晨再按了一次CTRL+1。

    “啦啦啦啦啦啦~~~~~”皎月又哼唱了一段非常悦耳的音乐。这也是苏晨喜欢这个英雄的其中一个原因,这段哼唱音乐很动听,据说这段哼唱是出自《机动战士高达逆A》的月之茧。

    看来配音人员也是煞费苦心啊。

    “哇,好好听啊,皎月这英雄还有这操作?”

    “比小炮唱得好听多了”

    “皎月说的那句是粤语吗?听不太清讲的什么?”

    弹幕也开始讨论起皎月的台词了。

    苏晨已经没时间解释了,因为小兵已经上线了。

    “恩,开始了,皎月对线打劫,我们先学个W,其实打大多数英雄一级我们都是学W,除非你遇到那种一级就很强势,手又很长,打野又是那种很快抓人的那,似老鼠,小丑之类的打野,我们就可以学Q,1级猥琐远程补刀,其余情况一般我推荐学W。”

    苏晨开始讲解起来,因为现在是定位赛,分段比较低,遇到的选手也不是很强,可以分心解说一下,也方便直播间的成长。

    “没什么可说的,开启W就开始推线,一级,劫不可能推得过皎月的,不过我们也要注意下躲劫的Q,毕竟能不被耗就不被耗,能躲就躲。”苏晨开启W上去小兵堆里就开始A小兵。

    对面的劫也没有上来骚扰,只是远远的放了个Q,被苏晨的皎月躲了过去,劫也没过来,在那补他的近战小兵。

    很快,一波线就被苏晨推进对方防御塔了。

    “这样兵线很快就会进对面防御塔了,劫这个英雄算是英雄联盟里面最好补塔刀的英雄了,基于他的被动,只要半血以下就有额外的伤害加成,所以我们的推线看似无用功,其实也不尽然,等下再说打劫为什么推线。”

    “如果现在是常规的法师,例如妖姬,小法之类的会被压得很难受,因为他们很难补塔刀。”

    第二波兵线出来了,苏晨开着W如法炮制又上去一通A小兵。

    “注意看了,这波抢2级。”

    在小兵死亡的瞬间,苏晨秒按CTRL+Q,然后对着劫来了一发拉长Q,正好命中劫耗去了劫一小格血量。

    “这波,我们抢2级,快捷键秒学Q,然后用拉长Q消耗了劫一波。”苏晨打完这一套顺便解说了一翻。

    “666,主播细节。”

    “什么是拉长Q啊?”

    苏晨躲过对面劫一套WQ之后,瞥了一眼笔记本的弹幕说道:“拉长Q就是,你看,现在我们前面还有三个后排兵,我们用Q瞄准劫身后,然后Q的弹道经过小兵和劫,这样就100%Q中劫还能顺带Q中三个小兵,这就是拉长Q”。

    苏晨一边讲解一边操作着。

    第三波小兵出来了,苏晨又如法炮制,开着w就上去A兵,期间又Q中了几次劫,劫是长剑+复用型药水,药水已经被苏晨耗完了。

    把第三波小兵推完,苏晨的皎月也来到了三级,然后苏晨找了个地方回城。

    “我们现在就回家,打劫推线,这样我们就可以利用我们快速推线进塔之后的这段时间回城,为什么是三级呢?因为这个时候双方打野也该开始抓人了,我们这样推线,如果不回家有很大的几率是会被对面打野蹲的。

    我们这个时间回城可以完美的错开对面打野的GANK时机,再者我们的蓝也耗没了,对面的劫补给品也给我耗完了,可是他不能回家,为什么呢?因为我们推线进塔了,他要补完塔刀,如果他补完塔刀再回城,那么他出来就会漏刀漏经验,还是会被我们压制。

    所以这就是我们推线的目的,我们推线快,回家出来,刚好赶上第四波兵,完美不亏。回城身上大概有500块的样子,我们可以买一个杀人戒,和一个真眼,有钱可以还可以换一个复合型药水,没有就买瓶红药水。”

    “主播都是套路啊,机关算尽太聪明了。”

    这时直播间已经有几千热度值了,虽然真实人数可能还是个位数,但至少有人看不是。

    回城出来后,苏晨去河道插了一个真眼,提防对面赵信来GANK。

    “有许多人不喜欢买真眼,甚至连假眼都舍不得插,这种做法是不对的,我们用75块钱,换来的是一段时间的安稳发育打钱,对面还要A四下才能打掉我们的真眼,如果不插一个真眼,要是对面打野真的来抓我们了,不抓死还好,抓死了就不是损失75块了,是更多的钱,甚至是一局比赛的胜负,所以这75块是不亏的。”

    苏晨耐心的讲解着,也不知道有没有人在听。

    “对啊,对啊,MMP,老子玩ADC辅助连眼石都不出。”

    “买眼是不可能买眼的,这辈子都不可能买眼的。”

    “妈的,楼上的就是你这种坑货太多,害我上不去黄金。”

    弹幕因为一个眼的问题又吵了起来。

    苏晨又推了一波线之后,就操纵皎月来到自家的F6,一边刷着F6一边说道:“我们的螳螂现在在上路蹲人,不可能回来吃这波F6,而且前期螳螂打F6也很伤,很多人都不打的。我们就刷掉它,因为螳螂等下回城出来,我们刷掉的可能都重新刷新了。”

    “所以,我们就吃掉这波鸡,经验也就领先了对面劫,等下卡下经验到6级,找个机会单杀了劫。”苏晨喜欢喊F6叫做鸡,因为长得比较像。

    估计是定位赛的缘故,这局大家都打得很稳,到现在都没有爆发一血。

    “大家注意了,这波兵能到6级。”

    说着,苏晨的皎月A了两下小兵,就用拉长Q收掉一个残血的后排兵并且Q中了劫,苏晨的皎月也同时到达了6级。

    苏晨秒学R,并且开启了W同时R了上去开E减速还套上点燃顺便A一下。这一切都在电光火石之间完成。劫瞬间残血,劫的反应还算快,被苏晨的皎月打了一套,立马往塔下放了个W,并回到塔下。

    不过是无用功,苏晨的皎月因为Q的印记刷新了R的冷却,直接二段R跟上A一刀。劫还交了一个死亡闪现,最后还是被点燃烫死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