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英雄联盟之兼职主播 > 第395章 不够分
    这一把游戏可能是有人的电脑配置太低了,以至于卡在读图界面好半天了也没能进去。

    “要不,你们都说说你们当初第一次是怎么入坑英雄联盟的吧?”为了打发无聊时间,苏晨就找了个话题和直播间的观众互动。

    直播间今晚有点平静,或许是太晚的缘故,发弹幕的也没几个人,送礼物的更是一个都没有。

    想来也是了,这都大凌晨了,有女朋友的都抱着女朋友睡觉了。

    没女朋友的,嗯,应该开了很多个网页或者APP吧!

    所以,这个时候纯粹看直播的观众就很少了,发弹幕的就更不用说了。

    只是苏晨的这一个问题好像引起了不少观众的共鸣,毕竟这都要S9赛季了,玩到现在的也大都是老玩家了。

    Roymond:“我以前是山口山的玩家,后来团员都A了,我也不能继续为了部落了,就入坑了。”

    八檬:“我是S2入坑的,那时还逃课去网吧玩。”

    小情绪:“喜欢的妹纸玩联盟,后来我就来了,结果,妹纸跟了一个油腻大叔,去TM的爱情!”

    名工汤姆:“我是被死党拉进来玩的,他现在都不玩了,只有我还在峡谷坚持着!”

    浮云:“话说,主播你当初是怎么入坑的?”

    这时突然有条弹幕把问题抛回给了苏晨。

    “我么?我想一想啊!”突然被观众问道,苏晨还真的被问住了,自己是什么时候玩的呢?

    过了好一会儿,苏晨终于想起来了。

    “是楠哥,是我的一个……一个……一个发小吧,就是小时候大家一起玩那种,好像是她告诉我这个游戏的。

    ”苏晨突然想不到用什么词形容自己和楠哥的关系,最后终于想起来发小这个词。

    “当时,她介绍我玩,我就自己回去琢磨着玩,之后就遇到了我的师傅,渴望目田,还有我的一群同学,那时真的是,除了实验室,饭堂,其他空余时间都是在网咖或者宿舍里打LOL度过的。

    那叫一个沉迷呀,只是玩着玩着,我就到了王者,当初那些陪我一起玩的人都玩不到一块了。

    因为分段不同,根本排不了,他们也不乐意和我一起打匹配,说匹配的人太菜了,对面的玩家都不是认真玩的,大多数是为了练英雄,玩起来没意思。

    我的朋友大多数都是黄金白金的分段,白银的也有,其实我也挺孤独的,因为他们不和我玩了。

    甚至连我师傅,也就是渴望目田,之后我也没看到他上过了,我还说过,我要打到国服第一,然后带他上王者来着,只是好像我才刚打到30级,就没看他上过了,有点遗憾。

    之后我就去了韩服玩,在韩服认识了不少一起玩的朋友,当然也有我读书时的同学。”

    苏晨的话匣子一下子就被打开了,记忆中的画面如潮水般涌现出来。

    浪里个浪啊啊:“主播同学是韩国人?”

    “哦,那时我读研的时候认识的留学生,他是来我们学校的交换生,现在已经回国了。”苏晨解释道。

    灰太狼:“厉害了,我的哥,居然还读过研,看不出来呀,主播那么年轻,我还以为是中学就辍学了。”

    苏晨看到这些弹幕也就笑笑没说话,研究生其实是有两种的,一种叫硕士研究生,一种叫博士研究生,只是一般人们喜欢把硕士研究生称为研究生,而博士研究生简称为博士。

    苏晨也不去纠正自己读的是博士研究生,因为在常人的认知里,博士生就应该是三十岁左右的中年人了。

    像苏晨这样的年轻博士生不是没有,只是都是属于稀罕物,全国都出现不了几个,真要解释起来,那就是一番长篇大论了。

    索性苏晨就不解释了,苏晨也没有要解释的打算。

    话题到了这里,游戏总算是进去了。

    这一把如同弹幕预料的那样,对面是有两个惩戒的,一个是对面的打野狮子狗,狮子狗带的天赋居然和苏晨是一样的,也是黑暗收割。

    看来韩服的人游戏理解也是很高的,看到版本改动,就会去专研新玩法,他们赛区LOL那么强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另一个带惩戒的则是对面中单男刀,不过男刀带的依旧是常规的电刑符文。

    苏晨这边则是瓜皮的青钢影和苏晨的皎月带的是惩戒。

    苏晨这一把依旧是在蓝色方。

    双方阵容分别是:

    蓝色方 VS 红色方

    上单:奥拉夫 VS 暗裔剑魔

    打野:青钢影 VS 狮子狗

    中单:皎月 VS 男刀

    下路:卢锡安 VS 艾希

    辅助:洛 VS 女坦

    苏晨买了一个猎人的护身符和一瓶复用型药水就出门了,也就是打野刀的一个小件加复用型药水。

    “一把游戏四个惩戒,这野怪不够分呀!拳头公司肯定要把这个惩罚机制弄回来,不然这怎么玩?”苏晨操控着皎月往自家的F6走去,同时吐槽起拳头的设计师来。

    明明知道之前风靡了那么久的惩戒中单是游戏界的毒瘤,但是却在惩罚机制执行了一段时间之后又放出来,以为赏金机制的出现就能扼制惩戒中单的玩法。

    看来设计师还是太年轻了,你赏金再高,但对面也得有本事来拿呀。

    在等级和装备大幅度领先的情况下,对面拿什么来终结赏金高的英雄?靠感化吗?

    显然不可能,所以苏晨可以很肯定,之后拳头设计师肯定还会修改机制来扼制惩戒中单的玩法。

    苏晨的皎月在瓜皮青年幽怨的目光下把他的F6给吃光了,同时苏晨的皎月也成功升到了2级。

    苏晨是一边拉怪一边打的,先把大鸟给惩戒掉,然后把小鸟拉出来打,只要速度掌握得好,是可以来得及赶上第一波三个近战兵死亡的经验的。

    苏晨这边刚刚出来,就吃到了三个刚刚死亡近战兵的经验,相反的,对面的男刀由于打得比苏晨慢那么一点点,并没能吃到三个近战兵的经验。

    虽然男刀此时也是二级了,但是他是缺少了三个兵的经验的,之后苏晨的皎月是可以比男刀更快到六级的。

    在苏晨刚刚把三个远程兵利用WQ清掉之后,男刀才姗姗来迟,而且男刀的血量比皎月低上不少。

    主要是苏晨皎月一级打F6的时候学的是W技能护盾,可以帮苏晨抵挡不少伤害,加上惩戒回复的血量,苏晨几乎可以做到将近满状态刷完F6升到二级。

    不过这也和对面男刀玩家的熟练度有关,看来这个男刀应该也是跟风玩的惩戒中单,不像一个老男刀玩家。

    果然版本热门容易让人迷失自我,以为玩版本热门就能上分,如果熟练度不高,玩版本热门也是一样会掉分的,因为你根本不擅长这个英雄,会这个英雄的人,遇上版本热门那叫如虎添翼,如果你不会,那就是画虎不成反类犬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