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异世无冕邪皇 > 第2317章 争议
    许是吵的累了,茅代儒有些偃旗息鼓的意见,但他主张的观点,却没有任何改变,可以来,这个老头是个认死理的性子,而且不服人,眼高于顶。

    邱中志绿袍和尹游之气的口歪眼斜,此时满脸的嗤之以鼻,这番话,茅代儒说出来简单,但是他们已经解释过一次,这一次根本不需要他们开口了。

    白之南也皱了皱眉,其实这个茅代儒就是白之南请来的,以往几百年来,白龙氏族的防御禁制和守宗阵法大多都是茅代儒给搭建的,白之南对其极为信任,茅代儒也没有让他失望过,然而这一次,茅代儒却失手了。

    说起来,第一次修复传送阵的就是茅代儒,而且他不仅仅修复了一次,是修复了三次,第一次失败之后,传送阵就有所破损,等到第二次,更是一不可收拾,到了第三次的时候,茅代儒压根就不知道怎么办了,上去胡来了一通,结果把传送阵弄的乱七八糟,那一次之后,茅代儒在白之南心中的形象就基本上一点都不剩了,不过人家毕竟是自己请来的,白之南心里不舒服,嘴上也不能说什么。

    而茅代儒几次闹的巨大动静也引起了霓光楼和西空院的注意,这才引了三大势力争抢传送阵的局面,不过白之南为了挽留白龙氏族的面子,并没有说过茅代儒修复了三次传送阵,他只承认了一次,后来白龙氏族几位长老见霓光楼和西空院也参与了进来,无奈之下,动人脉,这才请来了另外三人。

    可以说,在近一个月来,鬼王山的上古传送阵进行过十几次修缮,在场的几位都参与了进去,也曾尝试过,包括霓光楼和西空楼请来的阵法宗师,基本上是轮番上阵,结果没有一个人妥善处理好,最终导致传送阵被破坏的越来越厉害,直至如今。

    说到底,白之南现在都有点茅代儒的自以为是了,既然你不能再帮忙了,就不用再开口,谁也不会因为这件事进一步责备你,可是茅代儒可到好,不知道急流勇退,反而死皮赖脸的非要留下来,帮上忙,就帮倒忙,这话说的,要是想重新打造,我还用费这么大事吗?

    白之南心中不满,但也没有表现出来,他说道:“茅兄,这个上古传送阵可以传送到七霞界与乱生阵的交界之处,传送距离之远,十分罕见,倘若重新打造一个,恐怕耗时极长,这个办法不切实际啊,您有可能修缮了。”

    茅代儒闻言,哼了一声:“白族长,话我已经说的很清楚了,那个传送阵已经没有修缮的意义和价值了,也就是说,根本不可能有人把一个破损如此严重的传送阵重新恢复如初,我不是危言耸听,你找再多的人也没用。”

    这句话说来,本身没什么问题,但是茅代儒却没有意识到殿中还坐着几位阵法宗师呢,那个“没用”反而有点映射旁人的意思。

    绿袍激动的站了起来,道:“白族长,老朽以为这个传送阵还有修缮的可能,不过会麻烦一些,如果能保护好阵眼,再行将四周的阵基全部毁掉,以阵眼为中心再重新修缮一下,未必没有重新启动的可能性。”

    尹游之闻言摇了摇头:“我觉得不可,这个上古传送阵的阵基用的是一整块的墨钧石,元灵脉络全都呈现在墨钧石上,大家都知道,墨钧石是异域之石,可开本界空间,既然打造这个传送阵人用了九千九百九十九斤墨钧石打造,斤两分毫不差,说明此石在打造之初,已经计算好了可以传送的距离,倘若我们轻易毁掉原有的墨钧石分量,也许可以重新开启,但是传送过程中会否出现问题,谁都不敢保证,到时候谁去以身试法,要知道,一旦传送过程出现问题,可是要死人的。”

    二人争论了起来,风绝羽在旁边听的眼前一亮,还别说,之前觉得白之南请来的都是一群草包窝囊废,居然是自己了,这两个人还真懂得一些传送阵的知识。

    无可厚非的是,风绝羽觉察出绿袍和尹游之说的都很有道理。

    传送阵,就是利用空间之石配合阵法禁制打开结界的一种方式,它分为传送空间大小和距离远近两个关键的因素。

    既然有这两个因素,在打造的过程中就必须利用到空间之石,而空间之石的质量多少,直接影响到这个空间能打开多大的异域通道,也就是俗话说的传送阵通道。

    通道打开了,代表异域完成,但是由于是远距离传送,所以这个通道不可能维持太长时间,每延长一个呼吸,需要的天地元灵都是极其庞大的,故此,就需要摆下阵法,再安放上提供元灵的材料,也就是玉髓啊晶石啊铁母啊,那些充斥着天地元灵的天材地宝为传送的过程中提供足够的能量。

    而阵法,一方面是维持这些能量的正常运转,另一个方面,也是决定了传送距离的远近,阵法越高明,越稳固,打开异域空间的时间就越长,距离就越远。

    每一个传送阵法模式基本上都是固定的,因为它们都是经过千锤百炼,经过无法尝试才成功的,所以不能轻易改变传送阵的格局,但是在一些细节上,却可以通过阵法来调整,但尤其不能盲目改变打造传送阵所用到材料的质量,因为哪怕增加一点点分量的空间之石,都有可能让打开的异域空间生天翻地覆的变化,到时候传的远了,哪怕只有一丈,没有到另一个传送点,被传送者就会遁入另一个空间,休想再出来。

    那就意味着要死人呐。

    所以绿袍说要把原本的打造的阵基材料,也就是黑钧石取掉一部分,只留住阵眼,这个办法不能说不行,但却是十分危险,如果不是迫不得已,根本不能用。

    如此一来,风绝羽反倒觉得尹游之的话理据十足了,毕竟是要命的事,墨钧石分量减轻了那么多,传送距离肯定要受到限制。

    这个就是传送阵的大致原理。

    当然,也不能说绿袍说的办法不行,因为风绝羽在十方册中就几个事例,曾经有人也是改变了阵基的质量,然后再填一些同样的材料,不过这种填补,无法让原本留下来的天材地宝与后面加上去的天材宝形成元灵输送,这时,就需要用到种种可以利用在传送阵中的阵法来弥补其中的不足了。

    而修缮传送阵,正是一个阵法宗师懂得多少传送阵类别的阵法,遇到什么样的情况该怎样用,这才是考验一个传送阵阵法宗师强大与否的重要标准。

    风绝羽身怀《十方册》,对于里面大量的传送阵已经修缮方法十分了解,所以他的信心很足,只是这些人也懂得不少关于传送阵方面的知识,但是风绝羽不知道,他们究竟修炼到何种境界了。

    其实要是有人能博览群书,许多多关于传送阵方面的古籍,修缮传送阵就不成问题,但可是呢,风绝羽现,这些人都是一知半解,然后通过自己的才智举一反三过来的,真正到了实际运用的时候,遇到难题就不知道怎么解决了,如此他们才坐在一起争吵不休。

    两人说的都很有道理,这时,邱中志站了起来支持绿袍道:“我觉得绿袍兄的提议可行,墨钧石的份量减轻了,大可以用坤吾石替代,到时我们只需布下周坤阵,完全可以实现元灵相通,现在问题只有一个,就是布几个周坤阵,需要进一步尝试之后才知道。”

    “尝试?”尹游之嗤之以鼻道:“传送阵破损成那般样子了,能经得起几次尝试,若是我所料不差,再有一次失败,阵眼恐怕都保不住了。”

    风绝羽静静的听着,这时,茅代儒也不作声了,白之南到是游之问道:“尹贤侄,你有何高见?”

    尹游之道:“我觉得这个传送阵不能再进行破坏了,不过我们可以在外面再搭建一个,万年前,流云真人曾经就有过一次,利用七方垒土阵聚元灵于铅华,将一个破损的传送阵强行开启,再用此阵将异域空间稳固住,实现重新开启,虽然此法只能使用一次,但是我们可以准备一名阵法宗师,先前传送,到了另一边,约定到时日,重新打造传送阵,取替原有的传送阵,如此可以节省许多时间。”

    白之南不懂传送阵,但听着大概的意思,眼前一亮,道:“咦,这个主意似乎不错。”

    他的话音刚落,茅代儒冷笑了起来:“七方垒土阵?你说的轻巧,姓尹的,你别以为从七方洞捡到一两卷流云的秘本就目中无人了,七方垒土阵我也听说过,那可是需要两个阵眼的,再加上传送阵本身的阵眼,共有三个,你确定以你的修为驾驭的了吗?”公告:app安卓,苹果专用版,告别一切广告,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appsyd (按住三秒复制)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浏览阅读地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