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人间草木心 > 第一章 瑞雪丰年【7】
    “小孩儿小孩儿你别馋,过了腊八就是年。腊八粥喝几天,哩哩啦啦二十三;二十三,糖瓜粘;二十四,扫房日;二十五,冻豆腐;二十六,去买肉;二十七,宰公鸡;二十八,把面发;二十九,蒸馒头;三十儿晚上熬一宿,大年初一满街走。”

    耕耘不记得自己何时学会了这首歌谣,不过在他们家腊八节是比元旦更受重视的,公公叶世芳说过,腊八是佛祖释迦摩尼的成道日。家里人除了爷爷牛传清,其他人似乎都受了叶世芳的教导,多多少少心向佛学。

    耕耘的父母就是,常年持斋把素,每日佛堂里早晚三炷香的叩头礼拜。若是逢着初一十五以及佛菩萨诞生或成道的特别的日子,三炷香就得换成一捆香了,叩头礼拜的时间也会更久。

    佛堂就设在堂屋里正面靠墙的地方,墙上居中挂着一幅佛教三圣的大幅图画,两边边附着对联,“礼佛一拜罪减河沙,念佛一声功德无量”。紧挨着画前,摆放着一张红漆的写字台桌子,桌子两边各放一张四方椅子,上面放着一些蒲团和垫子,这是在烧香礼佛的时候,用来垫在膝下的。

    红漆桌子上面居中靠前一些的位置摆放着香炉;靠后一些放着一个灯台,上面有一盏香油灯;香炉和油灯的中间,放着一个杯托,一只三才盖碗放在杯托上,这是给佛菩萨供的茶水。桌子靠墙的两边,一边摆着些书本,通常用红绸布细心包裹着,耕耘听公公叶世芳说过,那些是佛法经书,十分珍贵,小孩子是不能乱动的;另一边也放着几本厚厚的书,耕耘认识红色封皮上的字,是毛爷爷的选集,这个自然也是不能动的。

    腊八节除了熬煮腊八粥之外,耕耘的家里是要吃一餐米饭的,叶世芳和牛传清都是祖籍在南方的,耕耘听说爸爸牛勇厚小时候是在江西九江长大的,读了初中后,才来到的陕西。

    奶奶王莹和妈妈田娥忙活了一个早晨,做好了米饭,又炒了一大桌子的素菜。素菜要先一一在佛堂的供桌上敬献一会儿,这才摆到堂屋的大圆桌上。爷爷牛传清的饭菜早端到他自己房里去了,因为吃的是肉菜,所以他一般不到堂屋里来吃饭。

    耕耘的两个弟弟早就给他们喂过小米粥和牛奶,两个小家伙吃饱了就睡,这会儿正在梦乡里。如此一来,其他人也就轻松了一些,可以吃一顿舒心的饭菜。

    圆桌上的素菜花样繁多,五个凉菜:凉拌黄瓜,凉拌豆芽胡萝卜,凉拌凉粉,凉拌菠菜粉丝,一盘砂糖花生米。五个热菜:炒花菜,炒白菜粉条,炒土豆丝,炒青椒西红柿,还有一碗青菜豆腐汤。

    在那个年代,对于耕耘他们家来说,这一桌子菜,是可以用丰盛来形容的。虽说没有半点荤腥,但同样美味可口。更何况耕耘跟着长辈们,习惯了吃素,爷爷牛传清的肉菜,也偶尔给他吃一两口,味道并不比素菜好吃到哪里去。

    腊八粥是从早熬到晚上的,先盛一碗恭敬地敬献到佛堂供桌上,此时供桌上会摆上一盘苹果,一盘橘子作为供果。油灯天刚刚擦黑就点亮了起来,燃烧的香油味道慢慢地就飘散在堂屋里,带着温暖的感觉。

    以前进香礼佛的时候,都是奶奶王莹带着全家人一起。自从公公叶世芳来了后,这一年当中,都是由他带领。耕耘有时候会在照看着两个弟弟的同时,趴在门边看。有时候也会跟在大人们后面,像模像样地跪下去磕几个头。他年龄小,什么都不懂得,只是效仿长辈们而已,内心是无欲无求的空旷。

    给佛堂里敬献的茶水,需得是晚间新烧的第一壶开水。将盖碗洗干净,投入少许的茶叶,注入适量的水,就可以了。

    公公叶世芳毕恭毕敬地站在供桌前,奶奶王莹在他身侧,随后就是牛勇厚和田娥。两个弟弟在炕上玩着,耕耘要看着他们,他没有参与,只在帘子的缝隙里看。

    装了茶水的盖碗被举到高过额头,叶世芳弯腰鞠了一躬,双手将盖碗托着,放到桌子中间的杯托上。他又鞠了一躬,全家人也都跟着行礼。香炉上横放着一捆用线绳捆扎好的香,这是那种普通的香,长约尺许,粗细比纳鞋底用的锥子针略粗。通常这种香是一板一板的,十根一板,五板一盒,用的时候需要用两指的指甲,从一根香与另一根香之间的黏合处轻轻划开。

    耕耘就帮家里人小心地划开过香,虽说没有什么技巧,但考究的是耐心和细心,要不然就会把香弄断。断了的香是不能够敬献佛堂的,也不能随意丢弃,会专门收集起来,最后和香炉里捡出来的香头一起烧掉。

    公公叶世芳左手持在香的中间,右手护着香头的一端,将另一头凑到油灯的火苗上去点燃,他轻轻地转动着,使每一根香都能够被点着。

    一捆香最容易被点着,被拿起来时会带着火焰,不过随着一拜再拜三拜的动作,火焰就熄灭了,红红的香头就腾起阵阵的青烟。

    公公叶世芳带着家人一起跪了下来,他双手将那一捆香轻轻地在香炉里插好,这才附身叩拜。

    耕耘往往看到这里时,他的心里就好像自己也跟着在叩拜一样,看着油灯照映下升腾起来的烟云,似乎有一阵热切的感觉也升腾到他的心里,眼前慢慢地有一些模糊,抹了一把,竟然是湿润的泪水。

    果然是像儿歌里唱的那样,过了腊八就是年了,好像这年跟前的日子比以往快了许多,没几日的功夫,日历上就到腊月二十三了。

    耕耘的妈妈田娥一大早起来就烙了糖饼和油饼,进香祭过灶君爷爷。他爸爸也一早就领着他去剪了发,剃了个小平头回来。一家人老老少少都开始收拾屋子,洒扫庭院。

    牛耕读和牛耕牧两个此时已经能够扶着墙或是被耕耘一手牵一个,慢慢吞吞的走路。说话方面除了叫他这个哥哥还是“哆哆”和“锅锅”外,像公公,爷爷,奶奶,爸爸,妈妈这些称呼都很清楚了。

    爸爸牛勇厚把木质的摇摇床搬到院子里,里面铺垫好被褥,就把两个小的抱到里面去,让他们自己玩着。天空晴朗着,冬季里的阳光正好,照在身上暖暖的。

    院子里另外摆了一张方桌,砚台,墨汁,毛笔什么的都备好了。叶世芳裁剪好红纸,准备着写对联。耕耘数过了,家里一共有六扇门,再加上市里的大伯伯和大姑姑各一副,一共是八副对联。除了这些,还有炕头墙上,院墙上,狗窝猪圈上,院子里树上,以及架子车上的四字年贴。

    耕耘站在方桌旁,一边看公公书写,一边帮着把写好的拿到旁边凉起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