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剑魔逆神 > 第369章 竭力相助
    “不错嘛,今天看上去挺有精神的。”

    上午惯例的战略讨论会上,姬阡幽看着这几天来难得不打瞌睡的宁越,玩味一笑。

    然而,暮茵茵却摇了摇头,指着上方空着的主座,道:“不过,还是有人缺席了。”

    方焕兰,今天未到。

    “嗯难不成是”

    突然间,林沫失声一呼,瞥了眼宁越之后,红着脸迅将脸埋在了双臂环绕之下。

    “难不成什么”

    宁越脸庞微微抽搐,他有种不祥的预感,昨晚误打误撞看到那一幕的林沫,恐怕就此联想到了什么不好的内容。后来,他和方焕兰都想找机会和林沫解释一下,最主要还是要叮嘱她千万别乱说出去。奈何,根本寻不到人。

    不过现在看来,应该林沫没有将看到的误会乱传。

    一旁,一脸疑惑的暮茵茵歪着脑袋,指了指同样空着的另一处座位,道:“还能难道是什么小傲也不在了,没猜错的话,应该又是去蹭兰兰的战略理论课了。我以前怎么没现,他对这方面如此感兴趣。”

    闻言,宁越心中算是松了口气,这一下,至少不会有人追问林沫了。至于她刚才的反应,联合以往众人对她的认识,应该不会怀疑什么别的。

    然而,这毕竟只是他的猜测。

    “林沫,你刚才想说什么”

    姬阡幽拍了拍林沫的肩膀,露出了一抹不怀好意的笑容。

    “没什么。”林沫急忙摇头。

    暮茵茵敲了敲桌子,道:“好了好了,人少就少吧,明天的赛程更多看的是运气,我们除了祈祷之外,能做的就只有尽量熟悉一下对手的底细。”

    明日的比赛,按照抽签结果依旧是三场单挑。不过,与之前的那场并不一样,并非双方自己决定出场队员,而是根据现场随机抽签的结果,决定对决的双方成员。

    唯一一点可是掌控的是,比赛使用的是掷骰子方式进行每一场的选择,由于骰子只有六个面,而每队成员人数为七,所以第一场双方可以选择自己队伍中一名成员不进入抽选。同样,已经出场过的成员,后续抽选也不再进入。

    对此,宁越调侃道:“熟悉底细如果是灵醒境三重对上了对方灵醒境五重甚至六重的成员,知道底细又能如何难不成,上场直接认输免得白挨一顿揍”

    “宁越,你的意思是不是就在指我队伍里面灵醒境三重的,只有我和沫沫”

    暮茵茵顿时脸色一变,重重一拍桌子起身。

    “对,这个看上去有运气成分在里面的比赛方式,为的就是希望每个队伍中不要成员实力两极分化严重。就算是团队作战,每个人自身也需要拥有一定程度的战力,而不是一味地依赖同伴,蹭一个比赛的奖励名额。但是,我绝对不会是那样的人。”

    闻言,宁越举起双手急忙摇着,带着歉意回道:“对不起,我只是随口举个例子,没有刻意针对谁。”

    “哼,知道你也没那个胆”

    重新坐下,暮茵茵双臂环胸瞪着宁越,突然露出了一抹坏笑。

    “作为直属骑士,对于自己效忠的公主出言不逊,似乎我可是有资格惩罚你的哦。”

    “喂,那件事情能不能不要提了,都是你一时兴起惹的祸,整得我还被你姐姐叫过去好好训了一番,而且,她还”

    说到此处,宁越猛然反应回来,急忙住嘴。

    有些话,想必皇后不希望他透露出去,纵使不曾明说这一点。

    “看样子,我姐姐和你的交谈,你隐藏了不少内容啊。”暮茵茵骤然脸色一沉,不过很快,又恢复了缓和,再哼道:“大敌当前,暂时不与你计较。下一场,好好准备,我可不希望明天早上你又在打瞌睡。”

    “这个,绝对不会。”

    散会时,宁越正欲出门,不曾料到,暮茵茵抢先一步走到了他身侧,使了个眼色。

    瞬间会意,他跟了出去,两人来到别墅外花园的一处角落里,由于树荫遮掩,除去那一块的入口外,再无其余方位能够瞥见里面的情况。

    靠在篱笆上望着有些莫名的宁越,暮茵茵沉声说道:“有一点我刚才没说,主要是兰兰不希望我说。这一次的比赛规则,其实还有一点,能够以实力弥补失败的一点。”

    “哦”宁越一愣,隐约中,似乎猜到了些思绪。

    暮茵茵的声音越加凝重:“绝境之战。在一比二被判负,或者开头两场都已经输去的情况下,落后方能够提出申请,进行绝境之战。一对三,或是二对五,十分明显的战力劣势,不公平的对决,赌上最后的可能性。但是,占优方有权不接受这项申请。”

    “如果我们落后,对方不接受的话,我们还是出局了”宁越皱了皱眉,那种最不理想的情况,恐怕任何队伍都会想尝试一下那个可能性微乎其微的孤注一掷。

    谁知,暮茵茵摇头道:“不,这次的队伍,他们不会不接受。兰兰今天会去找他们的队长,商议此事。”

    “想必,不会是没有代价的吧”宁越瞬间意识到了关键点。

    凝重地点了点头,暮茵茵回道:“对面的队长,可是兰兰的追求者,很久了。兰兰恐怕会以自己为代价,和他们商讨。当然,也只是对方在进入绝境之战的情况下,再战胜她,她才会接受那个人的追求。”

    宁越失声叫道:“怎么可以这样”

    暮茵茵垂下的一对小手紧紧握住,咬牙切齿说道:“因为,兰兰比谁都重视这一次的选拔赛,同样也明白我们队伍中的每一个人,都抱着一定要参加新锐大比的心奋战到现在的。所以,万不得已的情况下,她会牺牲自己,换取我们最后的机会。宁越,我把你叫出来为的就是应对那种最不愿意看到的情况。以兰兰的倔强,她绝对不允许其他成员以一对三的劣势出战,只会自己出击。我要的是,那个时候采取二对五的模式,你去助她一臂之力。我不敢忘言,现在的你使出全力,与兰兰究竟谁优谁劣。但是,你与她联手,一定胜算更大。”

    “明白了,我必定竭尽全力。”

    郑重地点了点头,宁越明白,下一战,恐怕有必要动用暗煊了。纵使不能当众使用它的力量,借助其锋芒之锐利,也能够增加少许胜算。

    暮茵茵再道:“记住了,如果你到时候敢输掉兰兰的未来,我会动用帝国第一公主的权利,狠狠地惩罚你。比如说,把你阉了。”

    霎时间,宁越觉得双腿间骤然涌动起一阵寒意,浑身随即一颤,惊道:“喂,不允许滥用职权,还那么狠”

    狞笑一声,暮茵茵哼道:“对于直属骑士,我甚至有权处死你,何况只是一个宫刑。不过据说,从姐夫称帝以来,好像雪龙帝国还没有一个人接受过宫刑。说不准,你可以成为例。”

    “绝对不行,我一定会赢的”宁越跺脚一喝,那样的惩罚,他赌上男人的尊严,绝对不能输。

    “对了,再提醒你一点。目前的兰兰挥不出全力,这也是我最担心的一点。她在之前从军的时候留下了旧伤,到了每个月的那几天,会特别影响身体状况。上场比赛没出现,就是去用药了。明天差不多结束了,但是还有影响。”

    “那几天什么意思”

    “就是女孩子才有的那几天不舒服,非要我说明白吗笨蛋宁越”

    入夜,宁越拄着剑静静坐在赤锋的位置上等着,嘴角边下意思挽起的微笑就不曾放下过。至少这个时候,他能够临时忘记暮茵茵警告中带来的恶寒感。

    “看样子,你成竹在胸了”

    沉寂之中,一个带着淡淡冰冷的声音悄然响起。与此同时,一缕冰凉夜风席卷而至,没有任何征兆地袭来。

    睁开双眼一看,是宁越略感熟悉的一幕。

    月光朦胧中,蒙面女子依坐在窗台上,秀与窗帘一齐在风中微微颤动。

    “对,我已经掌握了。至少,你给我的考验,我完成了。”

    说罢,宁越拔下了自己的一根头,抛到桌上。头丝堪堪触碰桌面的瞬间,他拔剑出鞘了,暗煊古剑的锈迹斑斓的暗红色在月夜下很不显眼。

    剑尖顺势一递,几乎要刺到木桌表面,然而,就是还差那最后一点毫厘。

    “开始吧。”纳兰芙烟淡淡说道,她当然知道,宁越是在等自己的话。

    没有任何的声响,昏暗的夜色下,剑刃挽起一挑,动作看似行云流水一般顺畅。当宁越的剑停下之刻,头丝静静依附在侧起的剑刃无锋处。

    “其实我在好奇,究竟这是巧合,还是你前几天目睹过我和铁嵩的那场决斗。这一手的关键点,就是爆力刻意中断一下,靠两股力量重叠再次出。看似行云流水的动作,实则中间有一个微妙的停顿。而这点,与我还没能完全掌握的武学天锁印的施展要领,异曲同工。”

    说罢,宁越一晃暗煊古剑,收入鞘中。

    望着飘落的那根头缓缓坠地,纳兰芙烟合上了双眼,哼道:“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总之,你办到了,到时候我和你赌就是。不过话说来,如果你连这点悟性都没有,那么就算现在将武学送给你,你也参透不了,终究只是一卷看得到、用不了的废纸。”

    “等一下,能不能再听我一个请求。”

    眼见对方似乎想要离开,宁越急忙一喝。

    纳兰芙烟睁开了双眼,喝道:“别得寸进尺”

    宁越抚衣一倾,单膝跪在地上,道:“我知道自己有些无礼,但是现在能够最有效帮到我的,可能只有你了。明天的比赛对我很重要,也对我的那些同伴很重要。我希望为了应对最为万不得已的情况,你可以帮我一下。无论到时有没有出现那种变故,都算我欠你一个人情。今后如有需求,必定竭力相助”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