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九零之玉兰花开 > 106章 恶意
    林青拨通了一个号码,对方一接起来,他就抱怨道:“琪琪,我总觉得这个小姑娘跟你嘴里说的完全是两个人啊?除了冷漠这一点勉强对的上号。其他你说的心软啊,仗义啊,善良什么的,完全对不上号好吧?还是你给错资料?这出入也忒大了点。”

    对方沉默两秒,说:“小叔,拿出你的魅力啊,一个小姑娘你都搞不定,魅力大减了啊?”

    林青眉心抽了抽,没好气地说:“她压根就没给我施展魅力的机会好吧!天天都是教室宿舍两点一线的,我总不能当着全班学生的面去撩她吧?这也做得太明显了。女生宿舍又不让进,我也不可能明目张胆的去追吧?学校禁止师生恋啊,被发现我估计就会被开除了。我天天都逮着吃饭的时间制造偶遇,问题是人家根本不拿正眼看我啊。”

    对方不以为然:“你又不缺那点钱,开除就开除呗。”

    “说的轻巧,我要是被开除了,更没有接近她的机会了。”

    对方不以为然:“办法都是人想的,反正你自己看着办吧。我不着急。”

    林青撇嘴,你不着急还把我坑到这鬼地方来?

    当初是谁说:“小叔,你侄女被人欺负了。你能帮我一个忙吗?”

    他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然后,就掉进坑里了。

    是谁说,有一个大美女等着你去征服?

    特么的美女倒是美女,可你怎么不说美女只是一个初中生?!

    林思琪挂了电话表情不是很好。

    她让大哥找人对付陈冬儿,结果没成功不说,反而让陈冬儿因祸得福结识了骆锦年那个小魔王。

    也不知道陈冬儿哪里得了小魔王的青眼,让他将她护得严严实实的。

    现在大哥不敢再出手了,唯恐骆锦年注意到他。

    所以她把目光转向陈玉兰。心想,陈冬儿有背景我动不了,对付一个乡下丫头不是手到擒来。

    为此她还特地求小叔那去了,浪费了人情到头来又是一场空。

    诸事不顺,难道好运都站到这两个人身边去了?

    陈冰雁坐到林思琪身边关切地问她:“谁又惹你不高兴了?”

    林思琪若无其事地摇头。

    陈冰雁知道女儿不想告诉她,也就不问了,她相信女儿自己能处理好。而她自己的烦心事一堆,也没有那么多精力去关注女儿。

    此刻被两人惦记的玉兰正在挨打。

    “起来!”

    砰!

    “再来!”

    砰砰砰!

    “力气不够,重来!”

    ……

    站起来。

    摔倒。

    再站起来。

    再摔倒。

    玉兰不知道这样的动作重复了多少次,可是越是疼痛,她心中的战意越盛。

    比起之前一面倒的挨打,玉兰十次之中能还一次手,这也是进步不是?

    她很早以前就知道,没有逾越不了的高山,只有坚持不住的意志。

    每一个攀登者都在攀登的过程中不断地自我升华,自我磨炼,自我超越,才能最终到达胜利的高峰。

    她从不惧困难,亦不怕挑战。

    郝梅无动于衷的看着玉兰挣扎,她刻板的脸上没有情绪波动,但是心里还是挺满意这小姑娘的韧性的。

    原本玉兰只想学几招简单的防狼招式,但是郝梅却觉得这姑娘底子不错,便从简单的开始,循序渐进教的东西越来越多。

    玉兰也没辜负她的期望,悟性极好,学得很快。

    一个教得仔细,一个学得认真,虽然两个人话并不多,却在一次次的切磋中相处越来越和谐。

    玉兰刚开始训练的时候,贺世开打过一次电话,问她可承受得住。得到肯定的回答以后,他就不再问了。

    他怕自己会忍不住让她不要再学了,因为他也是从菜鸟过来的,知道经验都是从一次次的挨打中慢慢累积起来的,他舍不得她吃苦受累。

    可他知道这是她选择的路,他除了支持她,守护她,不必再做多余的事。

    刚开始玉兰身上淤青未退不敢回家。等天气渐凉,穿上了长衣长裤,玉兰才回家去了。

    一回到家里,就看到李爱华喜气洋洋地送李彩云出门。

    玉兰好奇地问她:“阿娘,什么事这么高兴?”

    李爱华笑容满面:“李婶给你姐说亲来了。”

    玉兰没在意,说归说,不过阿娘除了在阿姐耳边念叨几句敲敲边鼓,又做不了阿姐的主。

    不过为了保险起见,玉兰觉得有必要多问一句:“说的是哪里人?”

    “徐家坪的,叫徐良。听说人长得不错,有文化,家里开着超市的,有钱。”

    徐良这个名字多熟悉啊,玉兰觉得他应该叫吴良才对,一家子缺德货。

    儿子是个混蛋,老娘也不是个东西,就是因为在村子里暴虐出了名,在本村找不到媳妇,这才到外村来找的。

    从前家里穷的很,媒人说得天花乱坠,阿娘贪人家给的彩礼高就应了亲事,结果却坑了大姐一辈子。

    本来以为这辈子不会有交集的人,没想到命运兜兜转转,还是逃不过。

    玉兰突然很想笑,她放下从前的一切,想着尘归尘,土归土,井水不犯河水就行,没想到有人偏偏要往她跟前凑啊。

    不过,李彩云安分了一段时间,怎么又开始蹦跶了?是,缺钱用了?

    玉兰只能想到这个理由,就问李爱华:“阿娘,李婶问你借钱了?”

    李爱华神色顿时不自然起来,随后又觉得被玉兰拆穿了很没面子,呵斥道:“大人的事小孩子别管。”

    玉兰摇摇头,算了,假如一点钱能让阿娘看清一些人的真面目,也是值得的。

    李爱华又说:“对了,还有一件事,就是上次来咱们家闹事的几个人,何二槐两口子去市里的时候好像和人家起了争执,吵架的时候被人推了一把,何二槐一条腿被车轧断了。还有他那个小舅子,好像是偷东西被人家举报被抓走了,听说还要判刑。你说这是不是你奶奶在天有灵,让几个害她的人得到报应了?”

    玉兰惊讶万分,她还没来得及动手,这几个人怎么就先栽了?

    玉兰想到一种可能,心里顿时有些五味陈杂。

    她想对这几个人动手,贺世开是知道的。没想到他不声不响地在背后替她做了这么多事。

    这其中一定还有郭新龙的手笔了。毕竟,C市的小混混基本上都是郭新龙的手下,就不知道贺世开又付了什么代价。

    玉兰的手按在胸口,按在那块贴身的小竹排上,心跳有些不规律了。

    (//)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