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皓天帝辉 > 第五百三十一章、邪恶的诅咒
    再幸福的女人,也未必愿意让自己的男人把她当作金丝雀来养着。

    在面对丈夫的时候,也想寻机证明自己的能力。

    事实上也是如此,夫人们都非常喜欢参与政务。

    天泽星域在几位夫人的管理下,井井有条,蒸蒸日上,军参阁几位夫人的威望甚至超过了天泽王。

    牧老哥如此放权,也会存在一个无法回避的问题,那就是会不会出现第二个云宛菱。

    没想到的是,这位老仙从来不会为此担心。

    一来是对几位夫人的绝对放心。

    二来如同对待云宛菱那样,你想要权力,拿走好了,不必浪费脑筋来夺权。

    何为争,一种东西,双方都看中它的价值,都想占为己有,这种情况下才会产生争。

    如果一方视若珍宝,另一方视若狗屎,那还争个屁啊,你看好捧走就是了。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了,就当牧津云觉得可以暂时放松一下心情时,意想不到的事情又毫无征兆的突然而至。

    今天是照例的一天,五位夫人在前院忙碌,娇子嫣轮值为秘书,与丈夫躲在后院,一起享受二人世界。

    一家人都非常满意现在的生活方式,白天享受私密空间,晚上则是在一起膩着,都觉得,这样日子挺舒坦。

    议事厅内,几个夫人正在议政,有下人至门口禀报:启禀三夫人,有故人前来拜访,言称有您父亲的消息,现正在宫外候旨。”

    宫少雪愣了一下,下意识的站起身。

    自从上次事情过后,她再未见过自己的父亲,她总认为父亲的想法太过有悖伦常。

    不过毕竟是血脉至亲,在平常的时候,宫少雪还是非常关照玉仙宗,给予他们很多优待。

    艾毅丁已经在一百年前过世了。

    回到玉仙宫后,这个人完全颓废了,终日借酒消愁不思进取,最终耗尽自己的精元。

    牧津云等人闻讯后,也曾感慨一番,均感叹爱情是一把双刃剑,能让人幸福一生,也能让人毁掉一生。

    牧津云为此很是懊悔,早知艾毅丁如此痴情,当初留宫雅奕一命就好了。

    那个时候,自己还是有些膨胀了,做起事情更像一个冷酷无情的王,而不像一个家人。

    自己的狂妄也最终惹来了灾祸,在被放逐的日子里,牧津云明白了很多,也成长了很多。

    听见下人禀报后,宫少雪对其他人说道:“姐妹们先忙,我去一去就回。”

    说着,起身离开议事大殿,来到一间会客殿后,吩咐将来人带过来。

    不多时,一人被带至房间,此人佝偻着身子,全身罩在一件宽大的长袍里,连头部都遮挡的严严实实。

    宫少雪皱眉问道:“你是何人,找我有什么事情?”

    那人低声的说道:“是我,请宫王妃屏去左右!”

    宫少雪吃惊的站起来,对身边随从说道:“你们都退下,没有我的吩咐,不许靠近这个房间!”

    等屋内无人后,宫少雪哽咽的问道:“爹,是你吗,你为何如此打扮?”

    那人叹息道:“是我,雪儿,爹的大限要到了,想最后见你一面,也好放心的离开。”

    宫少雪跪在宫老宗主面前,在那一瞬间,一切的不满均已烟消云散。

    “爹,是女儿忤逆,未在爹身前尽孝,女儿知错了。”

    宫老宗主伸手将她扶起来。

    “不关你的事,你很孝顺,是爹老糊涂了,说出那些混账话,让你伤心了,雪儿,你能原谅爹吗?”

    宫少雪使劲的点头,哽咽道:“爹,不说那些了,全都过去了,你就在王宫里面住下,让女儿给您养老送终,我们现在就去见你姑爷。”

    宫老宗主犹豫一下,拦阻道:“雪儿,先不要着急见姑爷,你要做好心理准备,爹接下来要说的话,可能不太好!”

    宫少雪突然生出不好的预感。

    “爹,您说吧,女儿听着!”

    宫老宗主后退几步。

    “已经有一段时间了,我一直犹豫不定,不知道要不要和你说实话,怕你知道后心里面有负担。

    现在,我的大限将至,觉得还是告诉你比较好,这样的话,你也能有个心理准备,或许你能找到解救的方法。”

    宫少雪焦急的说道:“爹,你到底想说什么,哎呀,你快急死我了,你快点告诉我!”

    宫老宗主苦叹一声,低沉道:“雪儿,你先看看爹这张脸吧!”

    说着,将头上的头罩掀开。

    宫少雪看清后,吓得惊呼一声,猛的倒退几步,一屁股跌坐在椅子上。

    那是一张恐怖异常的脸,脸上脓包迭起,唇破牙翻,鼻子耳朵都烂掉大半,剩下的部分也扭曲变形。

    一只眼睛已经没有了,另一只眼睛的眼皮也都烂掉了,一颗血色的眼珠,悬挂在眼眶中…

    宫老宗主急忙将头套重新罩上。

    宫少雪扑上来,抱着老宗主痛哭起来。

    “爹,你怎么变成这样了,是谁害的你,你快告诉我,我要替你报仇!”

    宫老宗主拍了拍女儿的肩膀。

    “孩子,那个仇人已经被爹除掉了,当时你和姑爷都在场。”

    宫少雪愣住了,转而想起什么,急切道:“爹,你是说王生铂那个畜生?”

    宫老宗主点了点头。

    “不是他还能有谁,就是他害的,也许我们宫家上辈子欠他的,没想到,他魂飞魄散后还能继续伤害我们。”

    “爹,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明白?”

    “孩子,你别急,坐下,爹把所有的事情全都告诉你。”

    宫老宗主扶着宫少雪坐下,自己坐在女儿旁边,开始讲述事情的经过。

    “雪儿,你还记不记得,当初我和王生铂在域外大战的事情。”

    宫少雪焦急的问道:“记得,是和那场大战有关吗?”

    宫老宗主点头说道:“是的,我杀死王生铂后,自觉得身体内有一些异样,好像被对方种下了什么术法。

    当时,我只是和姑爷提了一嘴,并没有将这件事情放在心上。”

    “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也始终没有发现身体内部有什么异常,渐渐的也就忘记了此事。

    你我父女上次交恶后,我大彻大悟,将宫主之位传给了门人,一门心思的潜心修炼。”

    停顿了片刻,宫老宗主继续苦笑道:“在去年的时候,我突然察觉自己的修为禁锢有所松动。

    正在欣喜能够入阶道本期时,没想到在渡劫的时候,隐藏的术法发作了。

    在它的影响下,为父入阶失败,仅剩下不多时日,人也变成了这幅模样。”

    宫少雪捂住嘴痛哭,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宫老宗主惨笑道:“这段时间,我已经将这个术法研究明白了,这是一个诅咒,是针对我们宫家的诅咒。

    如果爹不再进阶,这个诅咒会随我一起进入坟墓。

    一旦爹选择进阶,这个术法就会发作,让爹从大喜变成、大悲。

    这个王生铂真是好生歹毒,将他的阴险算计发挥到极致。

    令爹没有想到的是,到头来还会害了你,早知道这样,爹就不修炼了,是爹对不起你!”

    说到最后,宫老宗主大哭起来。

    宫少雪吓得目瞪口呆:“爹,你说什么,你在说什么,你是说我也会…”

    宫老宗主顿足捶胸道:“是的,雪儿,从发作到死亡,最多三年寿命,最后的结果是全身腐烂至死。

    雪儿,这都是爹犯下的错误啊!”

    宫少雪惊慌失措,颤抖道:“不要,我不要,我不要变成这个样子,我不要!”

    宫老宗主问道:“雪儿,你有无察觉,在你的识海中,有一部分区域变成了死区?”

    宫少雪点了点头,这也是她不解的地方,之前认为,也许是修炼出现了偏差,难道说?

    宫老宗主叹息一声:“那就是了。”

    宫少雪失声痛哭起来,嚎啕道:“我不要变丑,夫君会不喜欢我的,我不要死,我们约好相伴永生。”

    突然,她想起什么,抹着眼泪问道:“爹,这个诅咒会不会?”

    宫老宗主知道她想问什么,摇了摇头,肯定道:“只针对我们宫家有效,只有我们父女才会遭此劫难!”

    宫少雪松了一口气,低声抽泣。

    宫老宗主试探着问道:“姑娘,自从上次的事情后,爹没脸再见姑爷了,你去和他说说吧!

    让他想一想办法,爹是没有救了,你可能还有机会。”

    宫少雪点头回应道:“好,我现在就去找夫君,他一定能想出来办法。”

    说着,起身就要离开,宫老宗主连忙阻拦道:“雪儿,你也要做好心理准备,一旦姑爷也没有办法,他能不能接受你变成我这幅模样。”

    说着,又把头罩摘下来。

    虽然不是第一次见到,但那副恶心至极的脸孔,还是吓得宫少雪惊叫一声,身子一沉,重新坐回椅子上。

    宫老宗主叹息道:“我几乎寻遍了所有办法,都不能解除这个诅咒。

    可以这么说,这就是一个无解的死局,也许姑爷有办法,也许,唉!”

    宫少雪呆呆的坐着,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地面。

    宫老宗主低声说道:“你跟姑爷的感情那么好,你又一直那么美丽。

    爹真的不敢想象,有一天你会变成这幅模样。

    到那时,姑爷该多么伤心啊!

    说到底,都是爹的错,爹就不该想着继续修炼。”

    宫少雪犹豫了很久,坚定的摇了摇头。

    “爹,我不想告诉他了,不想让他瞅着我逐渐变丑,不想变成这幅模样死在他的怀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