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千金娇妻逃上瘾 > 第二百五十五章 幕后主使
    如果家族本身就是小门小户,那么基本上全场宴会参与下来,都不会有几次同别人交谈的机会。

    而如今,她却因为一次意外而打破了云城上流圈与顶级圈子的次元壁,她之前原本不过是一个靠着自家老爸花钱挤进上流圈的镶边人,而如今,她却能够拥有和云城的顶流,面对面正常交谈的权利。

    要不是圈里人都在说陈成的脾气阴晴不定,暴戾无常,她还真想偷偷拍一张和陈成的合照,借此成为下一次参加宴会同其他家族炫耀的资本。

    这样的谈资肯定会比她又收了那家知名奢侈品牌的限量版手拿包要来的更加引人注目一些。

    “哦,是么。”

    陈成凉薄地应了一声,可偏偏听了安安的话之后,他心中的烦闷却也一时间无法纾解,而面前这个女人脸上的谄媚邀功的笑容在他眼中都显得无比的刺眼。

    不愿意同面前这个女人多费口舌,她拙劣的演技让他看得反胃,甚至连不留情面地拆穿的价值都没有。

    只会让他觉得更加心烦。

    他习惯性抬手掏出一支烟夹在指尖,摸出打火机,在点燃香烟的瞬间,他看着手中这个失而复得,实际上根本没有什么太大价值的打火机呆愣了片刻。

    之前在天台上的风太大,夜太黑,以至于他没有来得及看清这个打火机的外观,便已经主观臆断天台上的他看到的一切不过是苏家瑞故意要引起他的同情心而设下的局。

    毕竟从小到大,他最不相信的,就是无缘无故的巧合。

    而如今借着明亮的光线,他才看出来这打火机金属质感的外壳,因为磕碰而稍稍凹陷了一些下去,这样倒是能够解释得通,为什么苏家瑞能够在天台捡到他遗落的打火机。甚至在打火机光滑的镜面一角,他瞥见了之前不曾发觉的一抹黑灰,很显然,是那天在天台上沾到的。

    眼前再次浮现出那天苏家瑞苍白的面容,他微微皱眉,竟然连抽烟的兴致都没有了。

    安安将陈成一系列的反应看在眼里,她自然清楚显然陈成对于自己的描述似乎有所不满,她心中一慌,顿时也明白了过来。

    像是他们这种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富庶子弟,对于自己厌恶的人,单薄的语言描述怎么能够,恐怕多多少少还是想要看点儿真家伙才行。

    不过还好,她早就有所准备。

    她现在急于向陈成投诚,三下五除二几乎是用蛮力将自己的手从粗糙的绳子里硬生生挣脱了出来,手腕上的刺目的红痕和擦伤在她眼里恍若未闻,她急忙摸索着裤子,从自己兜里掏出来手机,稍微摆弄了一会儿,便献宝一般双手递到了陈成的面前。

    “陈少,俗话说‘耳听为虚,眼见为实。’您不信的话可以看看,这贱人被我们欺负的有多惨,不过这些恐怕都不能报她当初处处针对苏茹姐姐的仇。”

    陈成微微眯了眯眼睛,视频里的内容在无比清晰地投映进他墨一般深邃黝黑的瞳眸之中,深不见底,让人一时间读不懂他此时此刻的情绪和想法。

    视频里,是当时她们肆无忌惮欺负苏家瑞的一部分影像资料,虽然拍摄画面偶尔会伴随着强烈的抖动和粗鄙的谩骂,但是正是这样的效果,才让眼前这个画面显得更加真实,更加能够感受出当时那个场景的氛围,甚至能够让他更直观体会出,苏家瑞当时绝望的心情。

    一如当初,他默许整个剧组对苏家瑞进行着种种不公的霸凌时一样,她明明知道的,却还是倔强地完成着自己分内的任务。

    直到现在,他还记得当时苏家瑞唯一一次,表现出反抗意愿的话语,那个时候她挺直了身子,浑身湿漉漉地站在她面前,质问他为什么还要再拍摄一遍。

    明明声音都在冷得发抖,偏偏眼中却依然有着绝望和不甘心。

    那个时候的她,让人感觉既脆弱,又强大。

    陈成微微眯了眯眼睛,视线一直落在人群中那个像是个沙包一样,被推搡来去的瘦弱身影,明明她乌羽一般的黑色长发狼狈地搭在脸上,可他还是第一时间,凭借着直觉,认出了她,找到了她,一想到这里,陈成状似随意地放在裤兜里的手微微紧了紧。

    “哈哈,贱人,你当时干得出那么不要脸的事情,现在就不要摆出一副可怜兮兮的表情。”

    “啧,我让你把头抬起来听不见啊!!耍我是吧,信不信我一脚踹到你肚子上,让你直接跪在地上爬都爬不起来!”

    “哎呀,姐妹,不要这么暴躁嘛,你看她现在这么一副模样,我怀疑她住院怕不是另有隐情哦。喂,给我清醒一点,我说你之前那么生龙活虎的,这才过了几天时间就跑医院里装病?别不是怀了哪个野男人的种儿,找不到接盘侠,所以才心急火燎来医院打掉的吧,哈哈!你还真是马叉虫呢!”炫书文学网

    “喂,你这么说好像真的有点儿道理啊,怪不得这脸这么苍白的,不过我要说要真是怀了野种,打掉才好,不然摊上这么一个水性杨花的妈妈,那孩子生下来岂不是连自己的爸爸是谁都不知道,哈哈哈哈哈。”

    视频里充斥着女人尖利的笑声,以及不堪的咒骂之词,而拍视频的人显然深谙霸凌拍摄之道,每当苏家瑞被重击一下,镜头都会拉近到苏家瑞红肿的侧脸以及受伤的部分,将苏家瑞的伤痕和隐忍拍得无比的清晰。

    每一个视频拍摄的时间很短,但是串联在一起,却已经足够说明情况了。

    “陈少,其实我手机里还有录音的。”

    安安一方面急着想要讨好陈成,另一方面因为像是她这样小门小户出身的人,以这样近的距离接触到陈成这样的天之骄子,多少都有些无法抑制的紧张,因此滑动手机的手都有些控制不住的颤抖,好几次都点到了别的界面上,狼狈得不像话。

    然而就因为这笨拙的操作,却被陈成敏锐捕捉到了一条可疑的信息。

    他皱着眉不由分说直接从安安的手里夺过手机,三两下就调到了信息界面,而在那上面,赫然就是安安同另一个人之间的谈话。

    而这一段对话,虽然没有维持太长的时间,然而里面的信息量却大得惊人。

    事实证明,他的直觉,向来不会出错。

    刚开始是对方发送了一个定位,显示的就是之前苏家瑞所在的医院,紧接着过了差不多有半个小时的时间,就是安安主动发给对方的照片,不过单单几张图片似乎并不能那头的人满意,紧接着就是一连串她们欺辱苏家瑞的小视频。

    行动先于理智,陈成一一将那些小视频播放了一遍,脸色却越来越黑。

    “这个人是谁。”

    现在就连原本谄媚的安安都看出来了此时陈成不佳的心情,她顿了顿,看着界面上对方的头像,下意识地咽了一口口水。

    她原本以为陈成会满意她把苏家瑞欺负得不成样子的视频,可为什么偏偏陈成的关注点却发生了一百八十度大转弯,竟然开始调查起来和她往来通信的这个人的身份了。

    “哈哈,陈少,这就是我一朋友,她也挺讨厌那个姓苏的,所以我刚好发给她解解气罢了。”

    这样拙劣的借口显然是在挑战陈成的忍耐极限,他轻哼了一声,眼底带着轻蔑和威胁,握着手机猛地向地上砸去。

    “啪!”

    手机猛地被砸向地面,发出巨大的声响。

    破碎的手机碎片掺杂着几声女人的惨叫,都让陈成此时的话语听起来有着几分不容抗拒的意味。

    “我的耐心有限,我警告你,不要让我再问第二遍。”

    虽然是他现在因为苏茹受到了伤害,也的确不想让苏家瑞好过太多,但是苏家瑞这个人,只能由他来处理,他绝对不允许别人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动他的东西!

    “陈少,您……您别生气啊,好,我说,我说,这个联系我的人,是……是江南顾家的顾念慈,地址也是她给我的,陈少你也知道她毕竟是江南顾家的人啊,她要求我做的事情,我自然不能拒绝,我……您原谅我吧。”

    江南顾家虽然家大业大,可到底不能同云城的陈家相提并论,这几乎是一道不需要她思考太久的选择题,在云城的这片深海之中,徘徊着深海巨鲨,盘旋着上古鲲鹏,甚至还存在着巨型鲸鲨,而在这样弱肉强食的社会之中,她不过是一个毫不起眼,没有任何生存价值的饵料罢了。

    既然如此,那么至少,她也要选择一个看起来最强大的深海巨兽,好歹能让自己死得更加光荣一些,甚至如果让眼前人高兴了,她能够因此活下来来未尝可知。

    毕竟深海巨兽向来不屑于吃一个不起眼的饵料。

    顾念慈?果然又是这个多事的女人啊。

    听到熟悉的名字从安安的口中蹦出来,陈成听了之后,却也不觉得意外。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