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大熊猫的悠闲生活 > 第一百八十七章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
    “唉呀妈呀,这是啥?”

    元达一翻身,猛地睁开眼睛,却见到一双猥琐而且邪恶的大脸盘子正贴在自己身上,元达见此,心中吓了一大跳,熊掌下意识的挥出,顿时一道凄惨的叫声,在院子里面连绵不绝的响了起来。

    江小白捂着自己的脸庞,有些绝望的想到,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我是主角好不好。

    (胖达:“不,你不是。”)

    “卧槽竟然是这个家伙,大晚上的你想要干嘛,变态啊。”

    见到这人的样子后,元达心中吃惊的同时,忍不住伸出熊掌护住了自己要害部位,他没想到江小白竟然是这样的人,看来是自己错信了他,麻麻说的没错,男孩子出门在外一定得要保护自己,因为你想不到对自己下手的人性别到底是什么。

    虽然江小白这个举动实在太容易让人误会了一点儿,不过元达这次还真的是相岔了,时间倒退到半小时前。

    吃过饭以后,正在门外打扫的江小白,见到院子里面的房间门一扇一扇纷纷关上以后,忍不住叹了一口气,吃完就睡这种生活实在是太美好了一点儿。

    不过他不行,本来自己存在感就已经很低了,要是还不能找一点儿存在感的话,那未免也太惨了,自己这不成打酱油的角色了吗。

    “加油少年,外面还有一大堆垃圾等着收拾呢。”

    想到这里,江小白双手紧紧握成拳,一双坚毅的目光紧紧的看着那漆黑的天空。江小白已经绝对了,自己打扫范围不能仅仅只是局限在这小小学里面,而是要做大做强,直接走出山水村里面。

    这倒不是江小白吃饱了没事儿干,实在是他感觉到一股深深的危机感,自己都已经好多章没出现了,竟然没有一个读者提过,照这么下去,那不是自己直接沦为可有可无的工具人,最后甚至是直接被作者无情剔除。

    念及于此,江小白猛地一咬牙,不行,自己绝对不能允许这样的事儿发生,而扫垃圾就是自己努力的第一步,总有一天自己的业务要慢慢扩大,最后让作者不敢把自己写没,因为这样他就会很惊讶的发现,没了自己,就找不到人倒垃圾了。

    一想到这里,江小白简直就是干劲十足,把墙角的那一堆垃圾,扔到了垃圾池后,这才又重新回来。

    忙活了这么久,江小白此刻身上已经满是大汗了,正当江小白想要去洗个澡的时候,然而在江小白见到院子里面那一坨白色的时候,却是不禁微微一愣。

    慢慢走了过去,江小白瞧着已经睡熟了的元达,目光忽然是一亮,对了,扫垃圾这存在感找的也太低了一点儿吧,自己要是把胖达给全身上下做一个清洁的话,那么曝光度不是就强了许多。

    说干就干,江小白没有在犹豫,三下五除二的小跑进了厨房里面,然后拿出上次程垚网购的狗狗搓澡巾,便准备动手了。

    只是帕子拿在手中,江小白忽然意识到一个十分严重的问题,这要是把面前这尊大神给弄醒了,就自己这么一个小身骨,能受得了胖达一掌了吗。

    “不行,自己还是得先看看胖达睡熟没有。”

    嘴里呢喃了一声,江小白慢慢买=低下了头。

    就在这个时候,院子里面一阵凉风却是慢慢吹过,躺在地上的元达,猛地打了一个喷嚏,然后慢慢翻转了身。

    江小白此刻身形僵硬的不像话,丝丝冷汗从他头上不断冒出,刚刚元达那一个喷嚏,差点没把江小白的七魂飞掉三魄。

    “幸好这家伙没醒,要不然自己可是说不清了。”

    心中这么想到,江小白便准备离开,给熊猫清洁身体虽然确实是一个快速提高存在感的好方法,但巨大的收获伴随着超高的风险,这要是一个弄不好,直接命就没了。

    对此,江小白思考了一下,还是觉得自己没有做好英勇就义的准备,脚步微微向后,就准备离开。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元达的鼻子忽然抽动了一下,一双豆子大小的熊眼,瞬间瞪得溜圆。

    一时之间四目相对,气氛微微有些尴尬。

    “咳,我想说这是一个意外你相信吗。”

    “啪。”

    一道清脆的巴掌声在寂静的院子里面,听起来格外清脆,让人下意识捂了捂自己的脸庞。

    …………

    “工人就用我的那几个,我已经和他们说过了,他们就在锦城,今天一早就往这边赶路,估计要不了多久就到了,我这边老师已经催过好几次了,不能再拖了,我马上就走,放心那边的事儿一忙完,我就过来。”

    林木森红着眼眶朝着一旁的胡导叮嘱道。

    “放心,我做事你还不放心吗,还有咱们就是短暂分别几天,你也不用哭了一晚上啊,难不成你对我的感情已经深厚到了这种地步了?”

    听到这话后,胡导半开玩笑的说道。

    “滚犊子,你要是连着熬几天的夜,估计比我的样子还要惨,毕竟四十岁的眼袋是不可修复的。”

    林木森摆了摆手有些没好气的说道。

    听到这话后,胡导脸上微微有些尴尬,拉着林木森小声说道:“你扑gai啊,不知道在公共场合提人家的名字不礼貌吗,而且你就比我小三个月,你好意思说这话?”

    “小三个月也是小,反正书上说的是四十岁,我至少现在还有两个月。”

    对于林木森厚颜无耻的话,胡导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了,有些没好气的锤了他一下胸口,然后说道:“有些话,我确实不怎么好意思说出口,但是你要知道,这次你能来,我真是谢谢你了,还有就是少熬点夜,你这身子骨别连我的喜酒都喝不到就猝死了。”

    “滚粗,你知道不该说,还说个毛线啊,行了,我知道了,你放心身体还硬朗着呢,你忘记了,哪次跑步你能跑的过我,下次你回来的时候,要不要在约一场。”

    两个年龄加起来,已经七八十岁的大男人,在离别之际,并没有出现想象中的依依不舍你侬我侬,两人缓解离别愁绪的方法竟然是互怼。

    “行,既然没啥事,那你就赶紧走吧,反正你也没啥用了,省得总在我身旁晃悠看着心烦。”

    胡导摆了摆手就像是驱赶苍蝇一般说道。

    知道这家伙嘴贱,林木森也没跟他计较,只是双目四处巡视了一圈,就像是在找什么东西一样。

    “你找啥啊,怎么还不走。”

    “反正不是找你,你这就打算让我走了?”

    林木森瞪了胡导一眼,说道。

    “不这样走,那你还打算怎么走,难不成让我背你出去不成,林木森我告诉你,你可别尽想美事儿啊,我只背我的媳妇的。”

    胡导捂住了身子,表情有些夸张的说道。

    对此,林木森仅仅只是甩了一个白眼给这货,他已经不想跟他争辩了,只是继续打量着四周。

    “胖达呢,按照这种时候,胖达不是应该迎着朝阳出来,然后跳起来给我一个香吻的吗。”

    在众人疑惑地目光中,林木森终于开口说道。

    众人:“…………”

    “美不死你,咋不是跳起来给你一个熊猫掌呢,你还想要香吻,下辈子吧。”

    胡导白了林木森一眼,这家伙想的未免也太美了一点儿吧。

    “思筱,胖达呢,是不是知道我要走,然后偷偷躲进来了。”

    对于胡导的吐槽,林木森自然是直接选择性的无视,然后目光有些期待的望着李思筱说道。

    虽然林木森的目光极为真诚,但李思筱犹豫了一下,还是略微有些尴尬的说道:“没呢,我刚出来的时候,胖达好像还在睡觉,就在院子里面呢。”

    林木森:“…………”

    “木森你不是说你着急的很吗,怎么,现在又不急了啊。”

    瞧着蹑手蹑脚的走进院子,就像是做贼似的林木森,胡导一张脸上忍不住闪过根根黑线来,然后问道。

    “当然急了啊,只是这件事我要是不去做的话,我估计我以后肯定会后悔一辈子的。”

    林木森目光望向院子方向,目光中隐隐露出一丝英勇就义的气概,然后头也不回的径直望着院子里面走去。

    “胡导,林哥这是去送死啊,你也不去劝劝他。”

    一旁的人,见此,赶忙朝着满脸苦笑的胡导说道。

    “这我也知道啊,但是没办法扭不住他,算了死就死吧,说不定还能让他更清醒一点儿,这一天天的就像是着了魔似的。”

    胡导这声感慨实在是打心底说的话,他还从来没有见过有人这么疯狂,连着熬几天的夜,幸好林木森身强力壮的,否则胡导真的担心林木森会直接猝死。

    朝阳的第一丝余晖,慢慢射了过来,见到躺在地上睡得十分安稳的,林木森深深吸了一口气,就像是做了一项重大的决定似的,颤抖着手,慢慢朝着躺在地上的元达伸了过去。

    只是仅仅一伸手的距离,在林木森这边却像是隔了一道深不见底的鸿沟似的,久久不能落下。

    “木森还没好,不就是摸个熊猫吗,怎么我感觉你就像是上刑场一样啊,赶紧摸了就跑啊。”

    正当林木森下定了决心的时候,院子外面胡导的破锣嗓子突然传了过来,这一声响,让林木森一个没反应过来,差点儿直接往元达身上倒了下去,幸好林木森努力稳住了身形,不过刚刚下定的决心却是一下消失的无影无踪,有些恼怒的朝着外面喊了一嗓子。

    “胡登亮,你要是在吵的话,就小心我把你小学没带纸,那自己的袜子擦屁屁的事儿说出来。”

    胡导:“…………”

    深吸了一口气,胡导见着周围人纷纷用着一个怪异的眼神看着自己,他只感觉脸颊的温度以着十分迅速的速度飞快上升,强行挤出一抹难看的微笑,朝着那边说道。

    “他那是胡说的,你们别相信。”

    对于胡导的解释,众人都是十分识趣的点了点头:“胡导,我们懂,你放心。”

    “懂你个头啊。”

    就在胡导想要把林木森拿出去揍一顿泄愤的时候,院子里面,林木森瞧着元达,久久未能下手。

    在林木森看了一眼手腕上的手表以后,忽然猛地一咬牙。

    “玛德,横了,大不了我摸完就跑。”

    想到这里,胡导再无丝毫犹豫,双手慢慢往下,摸到了那一坨温暖的身体,双手触到元达身体的瞬间,林木森身体猛地一个激灵。

    诚然,这个触感比起什么锦缎丝绸的手感,还要略微逊色了一点儿,但是瞧着这一大坨躺在自己面前,那种视觉的冲击感,加上来自心灵的震撼,生理以及心理得双重暴击,让林木森这么一入手,就完全不想要离开了。

    “林魂淡,你还不赶紧快点儿,等等飞机就要起飞了,汽车可跨不了大洋。”

    见到里面半天没有冒出一个屁来,胡导忍不住有些没好气的冲着院子里面嚷嚷道。

    “你急什么,马上。”

    听到这话,林木森也是回怼了一句,心中暗叹可惜没有熊猫触感的娃娃,要不然自己买上一个,就这么天天带在身边,那感觉简直太爽了。

    “不行,飞机时间马上就要到了,我得走了。”

    就这么想到,林木森刚准备抽手走,然而等他回过头,心中却是骤然停顿,在他的目光中,元达不知何时已经睁开了眼睛,正看着他。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